我将宋怀恩探望玉秀一事,当做家常闲话,不经意地告诉萧綦。

“玉秀虽说身份寒微,倒也是个忠贞的女子,只是这品貌人才……”萧綦沉吟道,“与怀恩果真相配吗?”

我转过身,避开萧綦的目光,微微一笑,“身份倒是容易,只要两情相悦,又有什么配不配的。”

“众多部属之中,我最看重的便是怀恩。”萧綦慨然笑道,“军中弟兄跟随我征战多年,大多误了家室。如今回到京中,我也盼他们各自娶得如花美眷。以怀恩的人才,前程不可限量,能被他看上的女子,倒也是有福的。”

我回眸看向萧綦,似笑非笑,“原来你也有这般世俗之见。”

萧綦笑而不语,将我揽到膝上,“不错,世俗之人自当依循世俗之见。我若是昔年一名小小校卫,上阳郡主可会下嫁?”

我敛去笑容,定定地看着他,心知他所言确是实情,却依然令我觉得苦涩。

他见我变了脸色,不由笑道:“难怪有人说,对女人讲不得实话……算我口拙失言,但凭王妃处置。”

我却半分也笑不出来,垂眸怔忪片刻,幽幽道:“你说得不错。如今我才知道,并没有人蒙骗我们,只不过是没人肯听实话,总不肯睁开眼睛,看一看真正的尘世,以为闭上眼,依然身在云端。”

“我们?”萧綦蹙眉。我点头,淡淡一笑,“我、母亲、哥哥……金枝玉叶,名门世家,无不如此。”

萧綦目光深湛,直视了我,柔声道:“你已经不是。”

我默然伏在他肩头,一言不发。

“这几日你一直闷闷不乐。”萧綦淡淡叹道,手指梳进我长发,从发丝间滑过。

我微阖了眼,懒懒地笑,“还以为你不会在意。”

他笑了笑,“你不愿说,我便不问,小丫头总要有些自己的心事。”

我扬手打他,“谁是小丫头!”

“才十九岁……”萧綦连连摇头笑叹,“老夫少妻,徒呼奈何。”

“你也才刚过而立之年,又来倚老卖老!”我啼笑皆非,郁郁心绪化为乌有,与他纠缠笑闹在一起。

闺中暖香如熏,琉璃灯影摇曳,画屏上俪影成双。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2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