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謇宁王兵败晖州,率残部投奔胥州承惠王,与康平郡王、储安侯、信远侯、武烈侯、承德侯、靖安侯会合。豫章王大军出三关,夺四城,直插中原心腹。

六月,謇宁王勤王大军集齐麾下二十五万兵马,分三路夹击反扑,础州告急。豫章王平定彭泽之乱,斩彭泽刺史,各州郡忌惮豫章王军威,皆归降。

七月初三,础州终告失守,武烈侯率麾下先锋**,截断入京必经之路。七月初五,豫章王左翼大军奇袭黄壤道,鏖战四天三夜,武烈侯兵败战死。

七月初九,豫章王右翼大军攻陷西麓关,伏击康平郡王部众于鬼雾谷,征虏将军奇袭謇宁王后方大营,生擒靖安侯、信远侯,重伤康平郡王。

七月十一,豫章王亲率中军进逼新津郡,与承惠王大军狭路相逢,血战怒风谷。謇宁王分兵脱身,屯兵临梁关下。承惠王大败,只身弃城逃遁,残部倒戈归降,豫章王挥师追击。

七月十五,謇宁王与豫章王两军对峙于京师咽喉——临梁关下。

临梁关距离京城不过三百余里,已是京师最后一道屏障。

抵达临梁关的次日,探子飞马传来消息。

二殿下子律纵火焚宫,于宫门伏击武卫将军。乔装禁卫逃出皇城,连夜执皇上密诏投奔謇宁王军中。密诏称,王氏与豫章王谋逆,矫诏逼宫,帝室危殆。诏令废皇后王氏为庶人,命储君子澹即位。武卫将军王栩遇刺身亡。

消息传来,我正在萧綦身侧忙碌,亲手整理案上堆作小山一般的文书军帖。

听到子律焚宫时,我怔怔地回身抬头,忘了将手中那叠书简搁下。

那一句“武卫将军王栩遇刺身亡”,我听来竟不似真的……他在说什么?我的叔父,统领禁中的武卫将军王栩死了?我茫然回眸看萧綦,他亦定定地望着我。

那传讯的军士还跪在地上,萧綦头也未回,唇角绷紧,淡淡说了声,“知道了,退下。”

僵然放下那叠书简,有一册滑落在地上,我缓缓俯身去捡。甫伸出手,却被萧綦紧紧攥住。他起身拥住我,双臂坚定有力,不许我挣扎退开。

我茫然地望着他,喃喃道:“不是真的,他们弄错了,叔父怎么会死……叔父……”那笑容爽朗,美髯飘拂的身影自眼前掠过,自小将我托在臂弯,带我骑马,手把手教我射箭的叔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死去?我们已经来了,离京城不过数百里,只差最后一步!

“是,武卫将军殉难了。”萧綦凝望着我,目光肃杀,隐有歉疚痛心,“我终究来迟一步!”

我立足不稳,软软地倚靠着他,身子向下滑坠,却连一声哽咽都发不出声。

萧綦揽紧了我,一言不发,身子绷得僵硬。

过了良久,他在我耳边一字字说道:“阿妩,我答应你,必以子律的人头祭奠武卫将军!”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2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