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风骤起,霹雳惊电撕裂了天际黑云。

大雨滂沱,闷雷滚滚。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倾盆而下,将整个晖州城笼罩在不辨昼夜的昏暗之中。

已没有人在意风声呼啸若狂,没有人在意惊雷连番炸响。

风声雨势雷鸣,俱被城下酷烈的杀伐之声淹没。

謇宁王三万前锋抢在天明之前,横渡长河,趁夜杀上岸来,强攻鹿岭关。

数十艘高达数丈的楼船,每艘楼船携舰艇若干,以铁索交横,赫然连成铜墙铁壁一般。

五色旌旗招展,擂鼓鸣金,乘风势,破激浪,浩浩****从河上杀来。

战鼓号角一声紧过一声,一遍高过一遍,震天的喊杀声与金铁撞击声交织莫辨。鹿岭关外云梯层叠,飞石如蝗,攻城强兵如潮水般源源不绝地涌入。

暴雨哗哗而下,雨势越发迅急,风雨中仿佛裹挟了淡淡的血腥气,狠狠冲刷着晖州城墙。

我随萧綦登上最高的城楼,河岸与鹿岭关外惨烈战况尽收眼底。

一名将校战袍浴血,冒雨飞马来报,“禀王爷,敌军来势凶猛,我军已退至鹿岭关下!”

萧綦转身坐上麒麟椅,冷冷问道:“河面情势如何?”

“前锋尽数登岸,主力大军已开始渡河。”

“等。”萧綦面沉如水,波澜不惊。

片刻,又有飞马来报。

“禀王爷,敌军已渡河过半。”

“再等。”萧綦面色不变,目中掠过一丝笑意,浓烈的杀气自他身上隐隐传来。

我肃然坐在他身侧,分明是初夏时节,却如置身隆冬,天地间尽是肃杀之气,令人遍体生寒。我执起案上酒壶,将面前一樽虎纹青玉杯中斟上烈酒,未及斟满,一人飞马入内。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2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