晖州的夜风比宁朔温软,五月深宵,透衣清凉,吹起我鬓发纷飞。

我立在中庭,仰首望向天际,微微叹息,“交战一起,不知道这座城池将会变成怎样。”

宋怀恩默然片刻,“彭泽刺史已经举兵叛乱,烽烟燃及东南诸郡,一旦水泽之路失陷,琅琊也不再太平。长公主此时还在路途中,获知彭泽兵乱,只怕不会再往琅琊去了。”

我黯然叹道:“家母此时应当已在返回京城的路上……依她的性子,回去了也好。”

“难道长公主不知京城之危?”宋怀恩蹙眉看我,神色略见忧急。

“正因京城陷于危急,家母才肯回去吧。”我无奈一笑,到底是数十年夫妻,对父亲纵有万般怨恨,当此生死关头,她总要和他在一起的。晋敏长公主的性子,若真执拗起来,谁又阻得住她。彭泽之乱将京城逼到危急边缘,或许也逼出了母亲的真情。

“王妃此话何解?”宋怀恩惴惴开口,犹自疑惑。

我却不愿再与旁人提及家事,只淡淡一笑,“我确信她会返回京城,正如我也会留在晖州。”

“你要留在晖州?”宋怀恩语声陡然拔高,连敬辞也忘了,朝我脱口怒道,“万万不可!”

夜色下,他一双剑眉飞扬,满目焦灼关切。

我看在眼里,心下怦然一紧。这样的目光,没有敬畏与谦恭,只是无遮无挡的热切,再不是臣属之于主上,仅仅是一个男子看向一个女子的目光。

只听他急急道:“晖州一战在即,属下预备明日一早就让庞癸护送王妃出城,北上与王爷会合……无论如何,决不能让王妃涉险!”

我侧首转身,避开他灼人目光,心下竟有些许慌乱。

一时相对无语,唯觉夜风吹得衣袂翻飞。

“你只需全力守城,至于是去是留,我自有分寸。”我敛定心神,淡淡开口。

宋怀恩气极,张口欲说什么,却又陡然止住,将唇角紧抿作一线。

我回眸静静地看着他,“你跟随王爷身经百战,可曾因战况危急而临阵退缩过?”

他蹙眉道:“将军自当战死沙场,王妃你身为女子,岂能相提并论!”

“那么,”我微微一笑,“若是王爷在此,他可会抛下你们,独自离城避难?”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2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