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京中皇上病重,太子监国,皇后与左相共同辅政。

江南謇宁王称皇室凋零,君权旁落外戚之手,召集诸王共同起兵,率勤王之师北上,讨伐外戚专权。与此同时,豫章王萧綦挥师南下,遵奉皇后懿旨,“清君侧,诛奸佞”,抗御江南叛军,守卫京畿皇城。

謇宁王倾十万兵马北上,江南诸王纷纷起而响应,勤王之师直逼二十万之众。

豫章王内抗叛军,外御突厥,为防外寇趁虚而入,留下镇远将军唐竞与二十五万大军驻守宁朔,亲率麾下十五万铁骑南下。

此去琅琊,路途遥远,我们务必尽早通过晖州,再向东去往琅琊。

晖州是南北要冲之地,扼守鹿岭关下河津渡口。一旦渡过长河,向西南出临梁关,一路再无险阻,直指京师咽喉,而从临梁关往南过础州,再渡沧水,便是江南。

我们渡河之后,还需往东行经三郡,才到东海琅琊。那里偏处东域,青山沃野临海,尚礼知文,自古是刀兵不到的灵秀之地,也是王氏根基所在。

一连急驰数日,日夜兼程地赶路,终于在傍晚抵达永阑关。

此处地界风物越发熟悉,过了永阑关,便是我曾独居三年的晖州。

斜阳西沉时分,我们离城尚有十余里路,已是人倦马乏。马车在一处野湖边停下,稍作休整,又要加紧赶路,方可在入夜之前赶到晖州。

我恍恍惚惚地倚在车上,只觉周身酸痛,索性步下马车,携玉秀往湖边散步。

这些日子赶路辛苦,玉秀又忙于照料我起居,圆润小脸已略见瘦削。

我瞧着她面庞,心下越发不忍,便笑道:“等到了晖州城里,就可以好好歇息一晚。我那行馆里还藏有不少美酒,今晚便可邀了宋将军一同过来饮酒。”

玉秀还是孩子心性,一听有美酒,顿时雀跃,“多谢王妃,奴婢这就传话给宋将军!”

“末将荣幸。”身后的男子声音令我们一惊,回首却见是宋怀恩。

“呀,将军怎么也在这里!”玉秀拍着胸口,颊透红晕,似乎被他突然现身吓得不轻。

这年轻将军一如往日般不苟言笑,按剑立在我身后五步外,欠身道:“此地荒僻,末将奉命保护王妃周全,未敢远离半步。”

我柔声笑道:“宋将军一路辛劳,我感激之至。”

宋怀恩闻言似有片刻局促,却又肃然道:“此地离城不过十余里路,末将认为不宜在此久留,应尽快赶赴城中。”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1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