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余晖斜照在苍茫大地上,远山雄浑,隐约有云海翻涌,山峰的轮廓被夕阳勾勒上淡淡金边。我的眼前是大片深浓的绿,绿得没有尽头,仿佛一直延伸到天边。我从不知道,这塞外的牧野竟能辽阔至此,比之皇家猎场何止数倍。天地之阔,山河之壮,即便是帝王家也不能尽揽囊中。

萧綦带我出城,来看这壮阔边塞,无际旷野,来看他一手开拓的疆土。十年之间,我们脚下还是突厥的疆土,这肥沃美丽的绿野仍被外族霸占。直至宁朔一役,萧綦大破突厥,将天朝疆域向北拓伸六百余里,直抵霍独峰下。

我第一次被天地之美所震撼,原来九重宫阙之外,另有一种力量,比皇家天威更令人折服。

萧綦扬鞭指向远方,“那就是霍独峰,北境最高的山峰,峰顶积雪万年不化,从未有人能攀过山腰以上。北地牧民故老相传,那峰顶是神灵的居所,凡人不可亵渎。”

“我从未到过那么高的地方。”我由衷感叹,心下无限神往。

“我也只到过山腰。”他慨然一笑道,“这世上唯一令我敬畏的,便是天地之力。”

如此大逆不羁之言,已不是第一次从他口中说出。初时听来震骇,而今我竟也泰然。若是旁人说出这话,未免轻狂犯上,唯独从他口中说出,却是轻描淡写,叫人听来也觉理所当然。

“翻过那座高山便是大漠,四面茫茫皆是黄沙,高丘转瞬就成平川,流沙之壑深不见底,一直向北绵延数百里才见绿洲,再往北,就是突厥的疆土了。”

顺着他扬鞭所指的方向,遥想朔漠狂沙,我不禁心驰神往。

长风猎猎,吹动他大氅翻卷,将我的长发吹得纷乱如拂。

我们并缰策马,徐徐而行,没有侍卫跟随,抛开俗事纷扰,唯此两骑并肩徜徉于宁静旷野之中。

天愈高,心愈宽,人愈近……天际最后一抹残阳焕发出灿烂的余晖,将天地万物洒上璀璨金光。

遥望那天地尽头的红日,我陡然生出豪气万丈,回首对萧綦扬眉一笑,“王爷与我较量一下骑术如何?”

萧綦朗声大笑,勒缰驻马,“让你三百步!”

我也不答话,反手扬鞭,朝他座下黑马狠狠抽去。那墨蛟大概从未被旁人鞭打过,暴烈脾性受这一激,立时扬蹄怒嘶。萧綦一惊,不待他出手制止,我已猛夹马腹,催马跃出。

我座下名唤“惊云”的白马也不是凡种,通身如雪,长鬃压霜,奔驰之间仿如御风踏云。

萧綦纵马追了上来,那墨蛟果然神骏非凡,来势迅若惊电。

黑白两骑渐渐并驾齐驱,萧綦侧头看我,满目惊艳,朗声笑道:“你究竟还有多少能耐?”

我笑而不答,扬鞭催马,任长风猎猎,掠起衣袂翻卷,长发飞扬,仿佛御风飞翔在一望无垠的绿野之上,风中混杂了泥土与青草的清香,令人心神俱醉。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1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