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阳光懒洋洋地照了进来。

临窗的书案上放着一盆怒放的海棠。紫蓝色的花瓣卷着浅黄的花蕊,仿佛一团乱飞的蝴蝶。有几朵落花掉在毛绒绒的绿叶上。

他将枯黄得近乎透明的落花一朵一朵地拾起,埋入土中。

为了这本即将完结的书稿,他在书房里专心写了近两个时辰,觉得有些累,便放下笔,摆弄了一下桌上的花草。

漫长的冬季还没有开始,他已时时感到一种莫名的烦躁。

收拾起零乱的思绪,他定下心神,拾起笔,继续写道:

“瘴气者,山岚郁毒之气也。春夏之交,乍寒乍热。其气忽然蓊郁,忽然发洩。更衣不时,感冒不一。本地患者不知,医者无书可考……瘴疠虽从山川地气,随时令而得,亦乘人本虚,方乃受病。……瘴脉,虚者大而芤,实者弦而滑。久则变迁,亦总以无力为虚,有力为实也。”

她在一旁静悄悄地忙碌着。

看着她的背影,他又觉得歉然,停下笔,柔声道:“荷衣,别整天呆在屋里,出去走走。秦姑娘昨天不是来找过你么?”

“我哪儿也不想去,就喜欢陪着你。”

他苦笑。

她把脑袋凑过去,看他写的字:“瘴气?……是那种山间的毒气么?”

“是啊。”

“那我倒想听听。咱们这山上有么?”

“没有。”

“哪里有?”

“瘴气有好多种。有暑湿瘴、毒水瘴、黄茅瘴、孔雀瘴、桂花瘴、蚯蚓瘴、蚺蛇瘴……你问哪一种?”

“有这么多啊?哪一种最毒?”

“那就是蚺蛇瘴了。秋季蚺蛇**,那时便有一种秽浊之气充盈草木,顺流而下。人若中了毒,胸腹胀痛异常,体弱的人不到两个时辰就会死。体壮的人也撑不了一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ngrousanmi2zhimixingji/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