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淮想说什么,看着唐潜的脸色微微一敛,只好忍住。

这个人平日看上去很温和,也很少得罪人,生起气来,脸上会有像他父亲一样严峻冷漠的神色。以隐刀、潜刀的名望,他们夫妇想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另立门户易如反掌。唐门的余荫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负累。唐家的兄弟从小谁没被唐隐嵩打过?被他执行过家法的也为数不少。大家见了唐潜,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这位脾气冷峻、一板一眼的三叔。所以唐淮虽认为小傅是云梦谷的力量,应当痛下杀手,因初掌唐门,实力未稳,唐潜又是风头正健,他不得不尊重他的做法。

这一战结束得太快,不论是远处的人还是近处的人,看了都觉得很不热闹很不过瘾。只有少数的几个内行才明白其中的惊心动魄。刚一战完,人群就迅速地退场。转眼之间,飞鸢谷已变得格外冷清。

此时月笼寒山,冷光连野。烟横远岫,万物沉寂。

秋虫的低吟也仿佛被渐起的霜露冻住。

旷野中只有一道一道的流风穿林度谷而来,摇着树杳沙沙作响。

夜凉如水,杂着远处偶起的猿声,令人倍感凄恻。

平地上的人原本互不相识,比武之地亦终不似有钱人家的酒会,可以把盏,可以流觞,可以歌舞,可以倾谈。大家匆匆地打了一个照面,便各奔东西。

大家都注意到,有一个穿着纯黑披风的女人,静静地站在树阴下。

江湖中的女高手并不多,几乎是屈指可数。这几个人若是出手,武功高强的男人也不一定是她们的对手。

所以这种女人脾气会很大,根本惹不得。而且,她们嫁的男人也会很厉害。

大家便不敢冒然地去和这个神秘的女人打招呼。

站在大树下的吴悠当然不明白武林人物的这一当子计较。她只是一直苦等着荷衣过来接她。

荷衣说去去就来,却去了很久也没有回来。

在这当中,吴悠眼睁睁地看着山水与表弟同时离去,却没有和他们搭上话。她不想让一个男人抱着自己走出沼泽。

渐渐的,四周只剩下了陌生人。

后来,陌生人也走光了,四处一遍死寂。只有唐门的几个兄弟还停在原地低声交谈。

她低垂着头,将自己完全包裹在披风之中,精灵一般地隐身于大树阴影之下。

夜雾弥漫,微云满天,月光渐渐地暗淡了下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ngrousanmi2zhimixingji/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