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一声,门开了。

他听见一个女孩子道:“小姐请你进去,你径直往前走就好。”

那声音又轻又脆,带着明显的敌意。

而且,她知道他是个瞎子。

屋内燃着薰炉,显得十分温暖。沉香暗逸,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药气。

“你若以为这是客厅,那就错了。这是小姐的诊室。”

那丫头跟在他身后加了一句。

他淡淡地回道:“你不必告诉我这些。”

——言下之意,似乎嫌她多嘴。

月儿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

吴悠一言不发地坐在内室的一把天台藤椅上,慢慢地喝着茶。

她一直注视着这个身材修伟,神态宁静的青年。他的额头高昂而饱满,瞳孔漆黑,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之色。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他看人的样子却显得专注。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双眸子背后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使得他的每一次凝视都犹如一只黑豹,与她擦肩而过。

“是你。”她很镇定。

“是我。”他对陌生人的嗓音有细致入微的记忆力,很快认出了她。

“你就是唐潜?”

“我看着不像?”

他有些失望,发觉她一见到自己,嗓音不再像方才应门时候那样温柔甜美,而是立刻变回了昨日交谈时的那种冷若冰霜的职业口吻。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微雪阁。”顿了顿,他又道,“‘微雪’这两个字不大好。”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ngrousanmi2zhimixingji/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