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冰凉的手忽然紧紧地抓住了他。

“你没事罢?”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问道。

随着那声音一道传过来的,还有一股浓郁的香味。

一股混合着花椒、茴香、马芹、莳萝、麦黄和红曲的香味。

他原本正在吃力地喘息,听了这话,浑身一震。

那嗓音他再熟悉不过,可是口音却又完全不同。心疾发作时他无法挺胸,为着这道疑惑,勉强地抬头看她。那一瞬间,他整个人就像突然被钉住了一般,身上的骨骼——从尾骶至颈间——一寸挨着一寸地僵硬了起来。

那小个子女人的一只手正拿着一块烧饼,嘴里还嚼着什么,看样子,正在吃午饭。

见他一言不发,只顾着喘气,她叹了一声,将他扶着坐稳,跑到楼下拿回了轮椅上的毯子,将他的半身裹了起来,一阵忙碌之后,方将口中食物咽下,道:“这里风大,我送你到上面去吧?”

她一脸满不在乎的笑容,对他的注视毫无反应,好像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虽是如此,她的手已然揽住了他的腰,预备将他扶起来了。

他一阵窘迫,推开了她的手,道:“不用。我……我没事。”

一抹无可奈何的笑意在脸上漾开,她双手叉着腰,看着他,道:“没事?你晓不晓得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多么可怕?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他无语。

“你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往上爬,一定是想到亭上去看一看,对不对?”

他摇头。

“别看我个子小,其实力气大。别客气。”她皱着眉看着这个固执的人。

仍旧摇头。

他打量着她额际之处的一块疤痕,那里似乎受过重创,以至于头骨竟凹下去了一小块。她故意在额上梳了一圈长长的刘海以作掩饰。

他心中一阵刺痛,颤声道:“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她盯着他,咬了一口烧饼。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ngrousanmi2zhimixingji/2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