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群雄(一)

滚滚长江东逝水,自古多少文人骚客留恋于此,感叹其雄浑壮丽,又有多少名将枭雄在此饮恨,留下几多遗憾落寞。不过对于那些生活在这里的人而言,长江也只不过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衣食来源而已。

“唉,最近生意可真是难做啊,这次居然又只拉到这么几个客人。眼看着小三下个月过百日,这酒席钱是不能省。刘二那小子也不够意思,上次欠他的赌债求他宽限几天,怎么着就是不依,这日子叫人怎么过啊。”看着船舱里不多的几个乘客,船家不禁又为生计操心了起来,此时即便是美丽的江景似乎也无法驱散他心头的烦闷,或许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吧。

“咚”渡船刚行到江心,忽然船身猛地一震,似乎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全船的乘客都是一惊,不知发生事。只有一角的一个年轻人还翘着二郎腿在呼呼大睡,看样子似乎天塌下来也无法打搅他的美梦。

“哟,莫不是撞上江猪了?不会这么倒霉吧。”此时船家心中也是一惊,行船多年的他深知在这看似平缓的长江之上其实也是危机四伏,一不小心船倾人亡也是常事。赶忙赶到船舷一侧观望,可就在他刚刚探出脑袋之时,水底下猛地串上一人,飞身上船,还没等船家反应过来,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已顶着了他的喉咙。

“别动!”上船那人恶狠狠的说道。

“啊!我。。。我不动。”船家被这突然其来的变故给吓呆了,连说话都有些颤抖。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船舱里的那些乘客似乎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于是乎船上出现了一阵很微妙的安静。。。

“水。。。水匪!”谢天谢地,终于有个乘客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随着他的一声惊呼,才终于打破这尴尬的局面,船上顿时乱作一团,抱包袱的,抱小孩的,实在没东西可抱的就和一旁的人抱在一起,很奇怪人在遇到意外危险时总希望附近有一些什么可以抓住的东西,莫非这样会让他们觉得更有依靠?而至于那位一直在睡觉得年轻人,好吧,看来他似乎还没有被打扰。

“都别动!”正在众人慌乱,又有几个水匪熟练的跳上了船,每人手中都持着一把明晃晃匕首。或许他们干这行已经很熟练了吧,也或许是乘客们都已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破了胆,总之这群人很快就控制了局面。

“诸位,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难得大家今天坐在同一条船上,哥几个近日手头不太宽裕,想问诸位讨点钱花,各位若是识相的乖乖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哥几个或许还给你们一条活路,不然的话,这万里长江只怕又要多几条冤魂了。”说话的是个中年人,看样子似乎是这伙人的头,话说得很客气,可看着他手中不住晃动的尖刀,所有人都明白他并不是在和大伙商量。

“快,把钱都交出来。”接着就是通常打劫的惯有套路,水匪开始抢夺乘客们的财物,不可否认钱财是个好东西,不过和性命相比大多数人似乎还是会选择后者。所以多数乘客还是识相的主动交出了财物,当然也有几个想不开的,或者死抱着包袱不放,或者耍小聪明将一些东西隐匿不交,可结果呢?依旧还是要被抢,顺带还附送一顿拳打脚踢。。。

“大哥,都在这了。”

“妈的,怎么就这么点东西。”看着收集来的赃物,贼老大破口骂道,心说今天手风不顺又遇上一船穷鬼。正这时贼老大的眼神终于发现了那个睡在船角的年轻人。

“喂,臭小子说你,赶紧给我起来,别以为装睡就没事。“贼老大没好气的骂道,再看那个青年,依旧熟睡中。。。

“嘿。”贼老大这下可火了,几步走过去照那青年的肚子上就是一脚。“说你呢,给我起来,装什么蒜。”

这脚踢得很重,不过那个年青人似乎没什么感觉。过了半天才见他伸了一个懒腰,连眼睛都没有睁,含含糊糊的回了一句:“船家,到了吗?”

这下贼老大差点没给气乐了,心说自己干这没本的买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真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若说这贼老大也损,居然就顺着这话茬说道:“嗯,快到了。这就到鬼门关了。”

“啊,鬼门关?我不去那,我到江南,等到地方叫我。”年青人说完转了个身又睡了。

“噗。”见到此情此景,连那些被打劫的乘客都有些忍不住了,不知是谁先笑出了声。其余的人也想笑,可又不敢,于是只好强忍着,顿时刚才还无比紧张的船舱气氛立刻变得有些微妙。。。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mingfengyun_shaoxialaiziguanwai/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