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入川(十一)

杨,石二人原本还有满腔的话要说,可一听此言也不便再行逗留,只好躬身施礼,然后便双双退了出去。当天晚间石刚便收拾了行装,这几年石毅有意栽培他,时常让其独自在江湖上闯**,故而对于这些事早已驾轻就熟。可一想到父亲的身体,石刚终究有些不放心,于是想在临出发前再去告个别,此时已是深夜,旁人大多已经睡下,故而石刚特意轻手轻脚的来到了父亲房前,正待叩门,却知道里面有说话之声。“这么晚了,父亲这是和谁说话?”石刚颇觉好奇,侧耳一听,似乎是师弟杨腾蛟正在和父亲说话,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两个人声音都很低,站在屋外根本听不清楚。石刚只隐隐约约听到什么“荣华富贵”,“识时务者为俊杰”,“共谋大事”等几个词,似乎杨师弟在极力劝说父亲一件什么事,可父亲却始终不答应,到最后两人似乎开始争执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石刚有心进去,可转念一想此时进去于杨师弟面上未免尴尬,石刚心思细腻,与几个师兄弟也是感情甚笃,心想估计也没有什么大事,今日天色已晚,等明日众人为其送行时再慢慢套问详情也就是了,思想到此他便悄悄地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石刚便收拾停当准备出发,本想在临别时给父亲请个案,结果刚到门口就被福姨挡了驾。

“大少爷真对不住,老爷昨天晚上起病情就有所反复,咳嗽得厉害。说了今天谁也不见,特意关照大少爷您不用担忧,安心出门便好。”石刚的生母去世极早,石毅顾念亡妻始终未曾续弦,后来因石刚年纪幼小需人照料,这才将亡妻陪嫁过来的一个丫鬟给收为偏房,石刚从小叫福姨叫惯了,所以始终没有改口,而她也始终称呼石刚为大少爷。

石刚为人孝顺,一听父亲病情有所反复,如何不急?于是极力想进去见父亲一面,可却被福姨给拦下了。说老爷只是偶感风寒,服了药已颇为好转,天亮时才刚刚睡下,不便打扰。让石刚安心上路便是,事已至此,石刚虽然颇觉疑惑,可也不便再行打扰,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听说少门主要出行,一众师兄弟纷纷前来送行,可却偏偏不见杨腾蛟,石刚一打听说他一大早就离开了,据说是奉师命去办件什么大事,走得仓促来不及向石刚道别,托别的师兄弟代为道歉,并表示等石刚回来一定为他设宴接风,再行当面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