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博弈(七)

群贼此时疼痛难忍,可嘴上依旧不肯服软,还是刚才喊妈那位咬着牙说道:“你不用大言恐吓,这不过是分筋错骨手而已,江湖上又不止你一个人会,你若放我等走,自然有人会为我们接上有何稀奇?”

“哟,你们还挺识货,不错,会分筋错骨手的人确实不少,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小爷这分筋错骨手的手段别开天地,另有一功,旁人要想复位也不是不行,可难免日后会留下些病根,非但武功难复原貌,只怕今后行动也会有所不便。”男人依旧一脸坏笑得说道,看别人痛苦的样子似乎让他极为享受。

群贼此时面面相觑,他们自己虽非一流好手,但平日见闻也算广博,心知对方此言多半非虚,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抉择。

“哟,看不出来你们嘴倒是挺硬。也罢,之前在南京我遇到过一个叫岳延的人,他有一个逼供的法子挺有趣,那就是把你们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慢慢的折断,要不咱们今天就试验一回?”男人边说边慢慢向众人靠近,看着他那双手,群贼只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臂逼后背,他们知道眼前这人说得出就做得到。

虽然明白说出去日后绝不会有好结果,可事已至此,只好且顾眼下了。群贼中率先有人开口道“住手,我们。。。我们说。”

“老四,你不要命了?”

“二哥,事已至此也顾不了这么多。我说笑阎罗,是不是我们只要说了,你就放你们一马?”

“那就要看你们的回答让不让我满意了。”

“好,想来之前我们之间的对话你也听到了,我们组织对你很感兴趣,有意拉阁下入伙,所以特意派我们几个前来刺探阁下的下落,原本我们一有消息就必须赶回去回报。没想到一时不慎,为阁下所擒,整件事的经过大致如此。”

“组织?什么组织?”

“说出来吓你一跳,就是。。。”

“老四,且慢。”那人刚想说出组织的名称就被同伴给打断了。

笑阎罗瞪了那人一眼,说道:“怎么,你们此时还想有所隐瞒吗?”

那人此时也早已痛入骨髓,可其意志似乎远比同伴要坚定得多,思路也更冷静的多,说道:“非是我等刻意欺瞒阁下,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阁下若有意入伙便是我等的同志,自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可假如阁下无意加入,那我们组织所图谋者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今天我们技不如人,杀剐存留悉听尊便,可要让我们再多吐露一句却也休想。”说罢,此人便闭目待死。

“哟,看来你们所谓的这个组织也不简单嘛,居然能让你们这么畏惧,不过他们能致你们于死地,难道小爷我就不能吗?我再问一遍,你们说不说?”

此时群贼都有些犹豫,笑阎罗的手段他们早有耳闻,这人心狠手辣,说得出做得到。可要想泄漏了机密,回去组织也不可能放过自己,他们人人都有把柄被组织掌握,到时非但自己性命难保,只怕连家人亲友也要遭受池鱼之殃,思想至此,众人只好暗自咬牙,闭口不言。

这一来可惹恼了笑阎罗,他自幼长于蛮荒之地,乏人教导,后来又经历坎坷,养成了其乖张凶狠的个性,他见群贼不说,摆明了是害怕组织胜过自己,若换了旁人此时此刻又何苦再强人所难呢?可他偏不,冷笑道:“好,看来你们是准备打死也不说了。”

群贼依旧一阵默然。

“好,那我就成就你们。”话音刚落,笑颜罗身影一晃,欺到其中一人身前,手起掌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只打得对方头骨粉碎,当场毙命,鲜血污物溅了笑阎罗一身。

“现在开始,我每个人再问一遍,假如你们乖乖说了还则罢了,否则一次不回答我就当场杀一人,命是你们自己的,小爷可不在乎,好,我再说一遍你们口中的组织究竟是怎么回事?”

群贼眼睁睁看着同伴当场毙命全都吓傻,他们万没想到笑阎罗年纪轻轻,居然说翻脸就翻脸,手下毫不留情,而掌力之刚猛更是骇人听闻。看着同伴的尸体,众人只觉毛骨悚然,可依旧没有一个人开口。

笑阎罗见状怒气大盛,说道:“怎么,你们当爷在说笑吗?”话音未落,又猛然抓起其中一人,往一旁的大树上全力投掷而去,结果可想而知。群贼此时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可一想到组织的手段,众人只好继续咬牙坚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结果转瞬间笑阎罗又连毙二人,最后只剩下那个被叫做“二哥”的男人。

笑阎罗愣愣的看着他,似乎在看待某种稀奇的动物。“你们的命都是大风刮来的吗?这么不珍惜。那个组织真有这么可怕吗?你们把详情说出来,之后远走高飞,天下这么大,难道还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哼,你不是组织的成员,不了解其势力有多大,也不知道他们所图谋的是怎样的大事,一旦泄漏出去,不要说是江湖,只怕整个天下都要为之震动。为此他们是不会容忍任何叛徒留存在这个世上,不要说我有家有室,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即便真逃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找出来把我干掉。这种事在组织里叫做“清理”。到时惨状只怕胜于今天十倍。还不如死在阁下手上来得痛快。这样我们也算是因公殉职,组织还会厚养我们的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