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危机(二)

萧毅一言不发,只是左手不停抚摸着腰旁的佩剑。那是一柄长剑,剑刃极宽,足足有寻常长剑的两,三倍。剑鞘明显有些老旧,看得出时常被使用。

李继先这次没有再打断他,似乎知道老友心中在想些什么。接着说道:“之后的事想来你也听说了,这一个多月来这小子延着运河一路南下,沿途每到一处必定拜访当地的武术名家,软磨硬泡逼着人家和他对手。沿途的武术名家几乎都被他打遍了,最后连山东一带的武林魁首蓬莱派掌门人海清子道长都被惊动了,约他在济宁州会面,那小子倒是去了。海道长是老辈人,希望能息事宁人,通过谈判解决。可小子也不知道是有持无恐,还天生就是一浑人,居然油盐不进,海道长磨破嘴皮没能得到一个结果。最后只好按江湖规矩解决,结果。。。”

“他又赢了?”

“赢了,可就为这一赢才惹出了更大的乱子。原本双方比武讲究的是点到即止,可这小子下手太狠了,硬生生打断了道长四条肋骨,老人家当场就吐了血。这下蓬莱派跟来的那帮徒子徒孙可不敢干了,说这小子不守江湖规矩,有几个性急的当时就要上前拼命。要说这海道长终究不愧是一派之长,被打成了那样还极力约束门人不可造次,说比武之前大家有言在先,如有伤亡,后果自负,自己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哪有仗着已方人多势众上前群殴的道理,那还成何体统。并表示蓬莱派今天认栽,今后不再过问此事。原本事情到这就该结束了。可蓬莱派的那些弟子当着掌门人的面不敢发作,事后却越想越气。当天晚上把掌门人安顿好之后,几个好事的一煽动,四十多号蓬莱派的弟子抄上家伙就找那小子算账去了。蓬莱派在山东一带何等声势,海清子又是交游广阔,寻常人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早就脚底抹油了,这小子倒好,跟没事人似的。非但没走,居然跑附近一书场去听说书了。结果正好被蓬莱派给堵上,你想想几十号人明火执仗,那什么场面,当时把书场里那些听书的全给吓坏了,说书先生之前还在台上说关二爷温酒斩华雄,结果一转眼人没了,事后才发现原来是躲桌子底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