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虎穴(二)

幸亏来人轻身功夫了得,左摇右摆好歹是平安来到了九曲桥前,脚后跟一落地,来人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心说总算是过了第一关,接下来摆在他眼前的难题就是这座九曲桥,表面看起来似乎与寻常桥梁别无二致,可其实也暗藏了杀机,桥面上铺了一溜花纹地砖,上面由左至右刻了龙,凤,麒麟,玄武四种神兽,也就是所谓的“四大瑞兽”,原本这是大户人家为了祈祷家宅平安而惯用的吉祥图案,无甚奇异。可在此处却有特殊的意味,原来这座九曲桥下面的桥面是活动的,而启动机关就是上面的这些纹章,每天密码都会变化,并且毫无规律,比如今天密码定为龙,那人只有走在龙图案的纹砖上才会平安无事,否则一旦踏到错误的图标,桥面立刻翻转,人就得掉到下面的池塘中,而水中早已布满了特制的刀网,人一旦掉下去非被扎个千创百孔不可。而假如明天密码改成麒麟,你要还是只踩龙的纹砖机关照样发动,令人烦不胜防,假如外人不知道当天的密码到了这里非上当不可,不过对此路线图上也有指示,来人小心翼翼地来到桥边,桥两边的扶手特意做成了两条白龙吐珠,看起来似乎是预示着主人的气派身份,可其实这看似平常的装饰却是另有玄机,来人扭了扭右手边这颗“龙珠”状的扶手,果然发现是可以活动的,于是他便按图所示左转两下,右转一下,再左转两下只听桥下忽然发出一声“嘎巴”的闷响,来人知道这意味着机关已经锁死,不过他生性谨慎,故意先用脚尖在麒麟纹章上踩了一下,没有反应。接着在龙纹砖上又踩一下,还是没有反应,来人这才放心,于是便壮着胆子上桥前行,起初还多少有些紧张,可后来走了几步见平安无事,这位的胆子不禁也大了起来,最后索性在桥面上连蹦带跳,还顺带翻了俩跟头,这才终于来到湖心岛。该说这位是高人胆大呢?还是单纯的没心没肺?

等来到近前一看这座“聚宝阁”的规模还真不是一般大,最为奇异的是整个建筑只有窗,可是居然没有门!尽管路线图上对此早有说明,可来人生性好奇,还是围着这阁楼足足转了两圈,果然真找不到门,心中也不禁暗暗称奇,心说当初也不知是谁相出这种设计,当真是奇妙至极。寻常人此时要想硬闯可就又上当了,这里每扇窗户背后都暗布了一张金丝渔网,这种渔网材质极具韧性,正所谓是经拉又经拽,是经踢又经踹,就是寻常刀剑也休想砍断,最要命的是渔网上还系满了铃铛,一旦有人拉拽,铃声大作,据说可以声闻数里,到时擅闯者就只能做网中之鱼,瓮中之鳖。

想要进入这“聚宝阁”其实另有途径,原来这建筑看似三层,其实连地下总共有五层,据说地下的面积比地上还大,要想进去必须经过最下层,换言之其实也没什么新鲜的,但凡建筑入口总是修建在最下面那一层,只是这栋楼故弄玄虚,把那一层隐藏到了地下,所以通常人们以为得一楼实际上是三楼,所以没有门自然也在情理之中。按路线图所示要想打开暗门,只需扭动阁楼南面左边石灯笼里的烛台便可,来人一抬头果然发现了那两个石灯笼,足有一人多高,当真是气派非凡,造型古朴,那人来至近前伸手一扭,果然那里面的烛台是可以活动的,来人当即微一加力心说到要看看这阁楼里是何模样,结果烛台一转,只听“喀吧”一声,来人忽觉脚下一空,安暗叫不好,可再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他脚下的翻板猛一翻个,就把这人活活给拍了下去。转眼之间整个人工岛上又变得一片安静,看不到半个人影,似乎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啪!”一整瓢冷水泼在脸上,男人只觉浑身一颤,终于渐渐睁开了双眼。

“好小子,终于醒了。”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水蛇腰的男人拿着水瓢正在那笑。

“这是哪?”男人的意识逐渐清醒,抬眼望去自己似乎身处一间潮湿阴冷的石室之中,房间里灯光昏暗,摇曳的烛火更承托出了周遭恐怖阴森的气氛。

“鬼门关。”水蛇腰没好气地答道。

“我怎么到这来了?”男人只感觉浑身酸麻根本使不出劲。

“老梁听到没有,这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水蛇腰闻言冲着身后笑道,只见黑暗处摆了张桌子,在那之后似乎坐了一个肥大的身躯。

“好了,老常你也就别逗他玩了,眼看就快天亮了,赶紧办正事要紧,否则王爷回来没有口供咱们吃罪不起。”梁胖子说话的声音很低沉,给人感觉似乎已有了些年纪。

“不急,不急,咱们等了这么多天总算遇上个自投罗网的,怎么也要好好招呼是不是?得,先看看这小子身上带了些什么。”水蛇腰边说边来到一旁,原来不知何时男人的衣物都已经被人扒光,身上只剩一条贴身的裤衩。

“老梁你看,这小子居然真按这条路线图想来盗宝,当初我还说呢,这世上哪有人会上这么明显的当?没想到大千世界果然是无奇不有。”水蛇腰挥舞着男人带来的那张“路线图”与同伴调侃道。

“这张图上所记七分是真,唯有三分是假,否则别人也不会轻易相信。当初王爷为了把这张图流出去也着实费了一番苦心,把戏做的十足。怪只怪世人公开的事情不信,反而从小道打听来的消息却是深信不疑。王爷此计正是抓住了人性的弱点。”梁胖子说到这里也不禁一声长叹。

“咱们王爷的手段哪还用说?不过这小子身上带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单是这对三尖匕首钺就非凡品,恐怕还有些来历。”水蛇腰边说边翻动着从男人身上搜出的各种战利品。

“虽说咱们的守卫故意松懈,可这小子能够单枪匹马闯到这里确实也不容易,想来绝非是无名之辈,过会儿可要好好审审。”说到这里胖子喝了口茶,发出一阵”吱吱“声,不知为何一个原本很普通的现象,此时听来却令人感到诡异至极。

”哟,老梁快看,新鲜,新鲜,真新鲜。看不出这小子看上去粗豪,身上居然还带着这种东西。嗯,上面还有股香气,甭问准是哪个女人给的,是你相好吧?“忽然水蛇腰似乎发现了什么神奇有趣的东西,拿在手中冲同伴一阵乱晃。

“放下!”男人一见此物顿时大惊,有如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冲着对方一阵怒吼。

水蛇腰猝不及防,顿时吓得整个人往后一蹦,幸好此时男人的手脚都被铁链锁住,这才奈何他不得。水蛇腰见状这才放心,冷笑道:“好小子,吓了爷爷一跳,都到这步田地了还想抖威风,看过会常爷我不好好教训于你。不过看你反应这么大,应该是被我猜中了吧?这上面似乎是首诗,看不出你这傻小子还会玩风雅,我看看写的是什么,水国什么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这字还挺生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