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虎穴(一)

南昌,又名豫章,洪州,相传西汉年间颍阴侯灌婴奉命在此筑城,时称“灌城”,后取“昌大南疆”之意定名南昌,此为南昌建城之始。因其四通八达,形势险要,故又有“襟三江而带五湖”之称。称得起是江西头一个繁华所在,只是最近当地人的心头都隐隐荣罩上了一层不安。

顺丰老店开张至今已近三代,由于地处繁华,设施考究,一向是南昌城内屈指可数的大客店,只是最近店主东何广禄那张有如弥勒佛一样的圆脸却怎么也笑不起来,看着生意每况愈下,上个月店里甚至出现了亏损,自打他接掌买卖到现在足足二十年这可是破题儿头一遭,怎能不让人着急啊。

“店家,可有上房?”正此时门帘一挑,从外面昂首阔步便走进一人!

“有,有,当然有,本店的客房装修考究,设施齐全,省内驰名,客官你来咱们这可真是来对了。”见有客人上门,何广禄赶紧迎了上去热情接待,以前这种活通常都是交给伙计们去做,可如今生意艰难,店主东也只好亲自上阵了。

“那好,有没有临街的?”来的这位客人大约三十岁上下,身材不高,打扮地颇为古怪,看上去不似是买卖客商,不过何老板经商有年,知道对于顾客万不可以貌取人,有时越是这种其貌不扬的顾客往往出手越是大方,于是赶忙陪笑道:“有,客官您真有眼力,我们这里春,夏,秋,冬四间上房全都是临街的,从窗户望出去风景堪称一绝啊。要不我领您去看看?”

事实证明何老板的直觉是准确的,来人出手确实大方,看中了秋字号房后,一下子就付了足足一个月的房钱,连找零都没要,何老板不由得是又惊又喜,忙招呼伙计们好生伺候,生怕怠慢了这位财神爷。

“店家,咱们这管伙食不管?”来人忽然问道。

“管,当然管,我们这里特聘了九江府云霄楼的大师傅,莫说是各种主食,小菜,就是整座筵席都预备地下,客官您要是宴请亲戚朋友保证是又体面来又划算。”

“这就好,那麻烦您通知厨房给我下一碗面条,再弄几个白馒头。”

“就要这些?”何老板有些诧异。

“哦,对了,差点忘了。”来人闻言似乎想起了什么,何老板顿时来了精神,心想就说这位出手这么大方怎么可能吃得那么简单,好歹要推荐他多点几道大菜,难得来了这么个主顾,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过。

“再加一碟咸菜。”来人笑道,何老板脚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下。

吃完饭,来人由何老板亲自领着便上了二楼,别说何老板倒真没有”王婆卖瓜“,这秋字号房装饰陈设确实精致,连家具都是特意从苏杭一带专门请名家定做的,尤其是一张四柱大床更是雕龙画凤气派四足,在整个南昌府都称得起是第一流,来人对此似乎很满意,连连点头。

“那客官可还有什么吩咐?”

“我连日赶路有些疲乏了,所以过会想睡个午觉,期间不希望有人打扰,晚饭也不用叫我了,让厨房准备一些干粮就好了,过会叫伙计放在外屋便可。”

”明白,明白。那没什么事小人先告退了。”何老板领命退出房间,暗中觉得这个客人举动好生古怪,他阅人颇多,隐隐觉得此人来历颇为可疑,莫非是什么江洋大盗?又或者是什么采花**贼?可转念一想,不觉好笑,自己就是一开客店的,来住店的是什么人与己何干?就说他犯了官司也连累不到自己身上,只要有银子赚谁管得了这许多?一想到做了这么一笔大单,何老板不禁是喜形于色。

来人打发走了店家,收拾好行李,便一头栽倒**合衣而卧。此时正值下午,房间又正好临街声音颇为嘈杂,可这位似乎对这一切毫不在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店家因其有过吩咐自然不敢打扰,结果这一觉直睡到月上树梢,来人一睁眼忽听得窗外梆打二声,原来竟已到了二更时分,那人顿时翻身坐起,先是洗漱了一番,接着便打开包袱,换上一套崭新的黑行服,腰挎百宝囊,身上带好了各种江湖夜行人必要的工具,打开窗户往外一瞧,街上没有半个人影,来人这才放心,接着只见他翻身就跃上房顶,动作之快宛若狸猫,双脚落着瓦片上居然声息皆无,抬头只见天边一轮新月如钩,凉风习习倒真是一个夜行的好天气,来人这才得意地一笑,当即施展开飞檐走壁的功夫,一路向他的目标靠近。

“不愧是王府,防卫还真是森严啊。”尽管白天已经前来踩点过多次,可看着那高大的院墙,以及四周来回巡逻的卫兵,夜行人的心中还是感觉得了一丝棘手,不过他这个人生性喜欢冒险,挑战越大他反而越是兴奋,当即也不着急,从怀中掏出店家为其准备好的干粮,躲在暗处大口嚼了起来,他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大快朵颐,而是为接下来的行动储备体力,更重要的是他在等待一个时机,通常等待是枯燥的,可来人却似乎很有耐性,自幼生长在蛮荒之地的他太了解等待的意义了,他知道整个晚上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一旦错过那就前功尽弃,此时的他好比一只潜伏起来的野兽,猎物一旦出现就会立刻上前给与其致命一击。

终于子时三刻,王府的守卫开始换班。

“就是现在!”来人心中一阵兴奋,瞅准机会,他整个人宛若一支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所有守卫都没有注意到他,来人顺利便来到了王府墙下,不过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守卫们很快就会进入工作岗位。于是他立刻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飞抓”,对于一向自视甚高的他而言居然要使用这种飞贼的工具实在是有些不甘,可这也是事出无奈,王府的院墙修筑地实在太高,任凭你轻功盖世要想不借助外力上去也绝不可能。只见他轻舒猿臂,一把就将飞抓抛过了墙头,动作一气呵成,完成地漂亮至极,确定飞抓已经固定住之后,来人顿时一纵身便跃上了墙,接着绳索的帮助几步便跃上了墙头,翻身一看似乎并没有人发现,来人不禁暗自窃喜,赶忙将绳索收了上来,整个过程说起来复杂,可其实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见如此顺利就突破了第一道关卡,来人心中大为得意,心说所谓“龙潭虎穴”也不过如此吗?她生怕蹲在墙头目标明显容易被人发现,当即便纵身往院里跃下,可刚跳到一半,来人往脚下一看不由得是大吃一惊,原来王府紧挨墙头这一带种了一大片竹子,刚才天黑他也没有注意,此时跳下才看清这些竹子居然都已经被人故意削断,尖头冲上,这要是有人从墙下跃下一个不留神非被当场扎透了不可,而且这片竹子铺的还特别开,一直延伸到离院墙有好几丈远,寻常人家没事谁会把花圃面积弄这么大,分明就是为了对付越墙而入的不速之客准备的,若换别人此时身中半空无从借力,摔下去必死无疑,可这位应变奇速,当即舌尖一顶上牙膛,提丹田一口真气,左脚踩右脚,凌空一个跟头就翻出去了,总算是落在了这片“竹枪阵”之外,可由于动作太大这一下落地摔得可不轻,来人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勉强站起,低头一看整个人早已弄得灰土头脸,可好歹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大片竹林,来人不禁连连摇头,轻声骂道:“谁想出这种缺德主意保管他生儿子没屁眼。”可骂归骂,好歹是总算进来,他知道很快守卫就会巡查到这里不能久留,当即只好忍着疼,朝王府的深处走去,整个王府规模庞大,设计精巧,外人如果不熟悉地形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幸好来人手中有一张宝贵的路线图,按着上面的指示他顺利躲过层层守卫以及各种机关,来到了王府的最西侧,这里是一座池塘,说是池塘,可轮规模完全可以算是一座人工湖了,当初为修建这里业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池塘中央有一座人工岛,面积着实不小,上面修建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共三层,高达数丈,大门上方挂了一块横匾,上面用金漆刻了三个大字“聚宝阁”。

“不错,就是这里。”来人对照了一下路线图不禁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院子里是没有守卫的,当即也不再鬼鬼祟祟,仰首上前。这到并非是王府大意疏忽,更确切地说是有持无恐。

在岛与岸之间有一座九曲桥相连,桥栏杆似乎是用汉白玉精雕细琢而成,考究已极,而桥的前头是一大片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似乎是因为平日少有人来上面布满了灰尘,来人见了不禁摇了摇头,心说幸亏有这路线图指点,否则谁能想到这看似平常的青石板下居然暗藏了夺命的机关!此时他忙掏出路线图,按照上面的指示只在石板之间的缝隙上缓慢移动,他知道一旦一不小心踩实,石板翻转,下面就是各种陷坑,有脏坑,净坑,梅花坑,花样繁多。所谓净坑很好理解,就是里面没有其他的设置,人掉下去通常就是受点伤,除非你特别倒霉,否则不会有性命之忧。那什么叫脏坑呢?其实就是在坑里倒了脏水,或者铺了屎尿,面粉之类的,人掉下去一般也死不了,只不过多少要受一番活罪,最麻烦的就是梅花坑,之所以叫这名字,是因为里面通常都设置了毛竹,尖刀,铁刺等等锋利之物,分布的形状酷似梅花图案,看官试想这样的陷阱要是掉下去那人还好得了吗?而这仅仅是“聚宝阁”外围的第一重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