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中月听了,这才慢慢踩动脚踏板,车子慢慢向前。果然又是往左边去,中月往右边用力一扳,车头果然转了过来,没料想用力猛了,车子又向右去。中月估摸着力量,又往左一扳,这才行了。

清明佬见中月基本掌握了技巧,就说:“下午你就骑着车练习,明天一早我带你去卖菜。”

中月不敢回头说话,望着前面答应了一声。

清明佬说了声:“你注意一些。”就去忙活了。

中月骑了一会,就熟习了,骑着三轮车买了点工具,回到自己的房子里。

这间房长有两三丈,宽也有一丈多,很大。

东家在一边角落里摆了些木材杂物,只占了一张床铺大的地方,所以空余的地方仍很大。

中月用东家给的床架和木板搭了个铺,小英嫂给了一条旧床单和一床旧被,自己买了床毯子。

现在天气还热,被子堆在床头。

中月将车推进屋里,觉得没什么事可以做,就想起了小沫和兰花旺旺。

这几天一直忙,没时间想到这方面去,现在偶然想起,立时蓬蓬勃勃的抑制不住。

转身就出了门,要去打个电话。路上却碰上清明佬,后面还跟个魁梧的汉子,竟是义大彪!

赶忙快走几步,叫了声:“大哥彪哥!”

又问义大彪:“彪哥,又拉货上来了?”

义大彪走上来“哈哈”笑着擂了中月几拳,大声说:“义弟,我又来了!走!去大哥家喝酒!”

中月就跟着他们来到清明佬家,打算明天再打电话。

其实现在才四、五点,按菜农作息还不到吃饭时间,但清明佬觉得干坐着谈话,不如在酒桌上谈,就吩咐小英嫂买酒做菜。

菜农们别的贫乏,但几个蔬菜随时都有。

小英嫂将第一盘菜端上来时,三人就喝上了,菜也陆续上来。

都在盘中堆得满满的。小英嫂知道喝酒时吃菜厉害,每种菜都放足了量。

酒酣耳热之际,大彪突然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奶奶的,今天什么都好,就是罚款罚得我肉疼。”

两人忙问怎么回事,大彪愤愤地说:“还有什么事?都计划生育闹的!这次罚了我八千多。他妈的我辛辛苦苦干了半年,全给他们干了!”

“又开始罚了?”中月的心咚咚直跳。

“可不?年年要罚,也不知道罚到什么时候。我先生了个小子,又生了个闺女,罚得格外重。开口就要一万二,好不容易还到了八千。”

“那先生女儿的要罚多少?”中月手都抖了。

“1万。也没个准,反正计生办做这笔生意也没用本钱,你给多少他白拿多少。我们村有个人给了二千,也了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