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伤害 7

“他是我的看门狗,今天早上,我不小心放开了绳子。呵呵……没想到,他居然跑到这里来,还跟这些母狗一起喝起酒来。”

南哲很愤怒、非常非常愤怒。‘说他是狗?她居然在别人面前说自己是狗?到最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那样放肆地吻他,而他居然无法抵抗。而且最重要的是,至今他仍可以清晰记得当时自己的震撼他愕然心动一股灼热血流迅窜过四肢百海。’

我慢慢退开,这是我最后能保住的一点点的自尊。而南哲见的退开,上前一步,拉我迅离开酒吧。在离开前,把一叠钞票丢在吧台。便拉着我离开。

我看着沉默不语的南哲,快驾驶着跑车,一路飚车到家。然后迅的把我推近他的房里……

事后,我看着南哲站起身走近浴室,半响后他洗好走出来说了句让我恨不得死去的话。

“你给我的感觉,就是dang妇。”

我愣了好一会,才从中反映过来,轻声说:“你、你就是、就是这样看我的?”我艰难的问。

“你把我这玩弄在掌心,想必特别让你得意吧!”怪异的笑侵占了他的脸“告诉我这场游戏你想得到什么战利品?钱吗?”

“哈哈……钱?”我好笑的看着他,我感觉一直混沌晕眩的神智,刻终于明晰恍然大悟。原来他一直是这样看我的。

“你把我对你的爱解释成钱?哈哈……我爱你,而你却不屑一顾。”我真是太傻了,傻的可以啊!

“爱?哼~你不配说。”语毕他转身愤然迈开步履。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我不配?东方南哲你给我说清楚——”我用全力向他吼着,也不管自己是否衣衫不整的下床,拉住他。

他笃定的神态令我更加抓狂。他苍白着脸一语不,抬起手臂用力推开我后宛如龙卷风般愤然离去。

我愣愣望着他的背影,脸迅苍白。那决绝的背影,让我怎么也无法忘记。

“啊——”我不干的叫出,凄厉的嗓音蓦地在屋内痛楚地回旋。

分界线

我一直等,等南哲回来跟我解释。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这让我更加的肯定,他是真的把我当成木偶般,没了兴趣就丢掉。

我笑了笑,突然一阵恶心反胃的感觉冲向我的喉咙,我急忙滚下床跌跌撞撞地冲向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