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尸变

任发和任婷婷先行离开,等外人都走了之后,九叔转身看向萧离:“师侄,刚才你怎么看出任老太爷会尸变的?”

他能看出任老太爷的异常,是因为他有几十年经验。

萧离才入门几天,就算天赋异禀,也不可能一眼就看出其中的门道。

【当然是从电影看出来的,这难道还要跟你说?】

萧离心中吐槽一句,当然,这不可能说出来,转而说道:“之前师伯给我茅山秘录,上面有关于僵尸的记载,任老太爷的尸体死而不化,二十年都没有腐烂,这显然不合常理,事出反常必有妖,加上开馆之前,棺内阴气密布,于是我才有此大胆猜测。”

九叔满意的点点头,秋生则有些疑惑:“师父,任老太爷怎么会变成僵尸?”

九叔言道:“尸变成僵尸,是因为多了一口气。”

“多了一口气,什么意思?”秋生不明缘由,虽然他跟了九叔几年,见识过一些鬼怪,偶尔还会玩玩行尸,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僵尸。

“人死之前生气、憋气、闷气、到死了之后,就会有一口气凝聚在喉咙那儿。”

九叔解释一句,然后吩咐秋生和文才:“你们在坟前摆个梅花阵,烧成什么样,回来告诉我,对了,每个坟头都记得要上香。”

接着看向萧离:“我们先回去。”

“好的,师伯。”

萧离跟着九叔离开,走的时候,想起原剧情中秋生被女鬼小玉纠缠的桥段,小声提醒秋生一句:“师兄,上香的时候,尽量别说话,免得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

该说的萧离已经说了,秋生会不会照做,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秋生不以为意,看着萧离离开的背影,嘀咕一句:“莫名其妙。”

傍晚时分,秋生和文才拿着烧完的香回来。

看着两短一长的香,九叔叹息道:“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可偏偏就烧成这个样子!”

“师父,香烧成这样会怎么样?”文才好奇问道。

九叔神色凝重:“家中出此香,必定有人丧!”

文才又问:“是不是任老爷家里?”

九叔白了文才一眼,没好气道:“难道是这儿啊?”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秋生对任老爷的事并不关心,可转念一想,任婷婷也是任家人,怕任婷婷受到伤害,急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把尸体烧了,一了百了。”

就在这时,萧离眼前出现三个选项。

【选择一,鼓动烧毁尸体,fffff,奖励——大火球之术!】

【选择二,直言劝诫,反对烧尸,奖励——初级符箓精通!】

【选择三,默不作声,沉默是金,奖励——黄金百两!】

“选择二。”

萧离默念一声,接着说道:“不行,师伯既然已经答应了任老爷,就不好违背他的意思,而且私自焚毁尸体,任老爷和那个阿威肯定会追究我们的责任,到时名声一臭,以后谁还会找咱们做事。”

之所以选择二,反对烧尸,萧离是藏了私心的。

别人死,总好过他们遭殃。

如果真烧了尸体,任老爷和阿威两个作死能手可不会体会他们的苦心。

萧离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可九叔他们的根就在这里,必然要受到牵连。

九叔听萧离之言,欣慰地点点头,比起冲动的秋生,萧离这个师侄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说话又好听,还处处为他着想,简直就是完美弟子。

这个时候,九叔又开始羡慕起四目道长来。

被嫌弃的文才和秋生对视一眼,感觉萧离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心里有些郁闷,接着合力打开棺材准备看看情况。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可一打开就看见任老太爷的尸体开始变化,惊呼道:“师父,任老太爷的尸体发福了!”

九叔一听,连忙上前查看,萧离随同观看。

只见原本干瘪的任老太爷,此刻竟然充满了弹性,手指凭空长长了几公分,泛着幽深的蓝绿之光,一股阴气环绕周身,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一般。

“快盖起来。”

九叔退到一边,沉声道:“准备纸、笔、墨、刀、剑!”

“什么?”文才和秋生一脸懵逼地看着九叔,不知道九叔说的是什么东西。

萧离开口解释:“黄纸、红笔、黑墨、菜刀和桃木剑。”

两人这才恍然大悟,手忙脚乱的准备起来,萧离不慌不忙上去帮忙。

看着三人截然不同的表现,九叔又是叹息一声。

不一会儿,萧离,秋生,文才把九叔要的东西准备好。

九叔将东西摆放好后,吩咐文才抓来一只大公鸡,九叔抓起公鸡,秋生一刀抹在鸡脖子上,鸡血泊泊流到下面的碗里。

九叔双手捏了个法诀,右手食指朝着供桌上的糯米碗一戳。

一粒糯米被他戳在手指上,带着糯米的手指朝着烛台一晃,那粒糯米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九叔将燃烧的糯米投入鸡血碗中,以道法引燃鸡血,随后快速抓起墨筒,将里面的黑墨倒入鸡血碗中,搅拌均匀之后,拿出一面乾坤八卦镜盖在碗上。

之后将手中的乾坤八卦镜和倒扣过来,手捏道诀,轻轻一展,混合鸡血和糯米的墨汁就流到了一旁的新墨斗中。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愧为一代宗师。

一切就绪之后,九叔将墨斗交给秋生:“弹在棺材上面,记住,每一个地方都要弹。”

萧离提醒道:“还有棺材底下,可别忘了。”

原剧情中,就是因为秋生和文才没有弹棺材底,任老太爷才有机会跑出来,他倒想看看,经过自己提醒,任老太爷还能不能跑?

萧离与九叔走出停尸房,秋生想起了之前在山上遇到的怪事,有些纳闷:“文才,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萧离师弟有些奇怪?”

“什么奇怪?没有啊。”文才摇了摇头,然后拉开墨线,开始弹了起来。

秋生一边在棺材上弹墨线,一边说道:“我问你,刚才师父让我们弹线的时候,你有想过弹棺材底吗?”

文才用手背挠了挠头,老实道:“这个,好像真没有想到。”

“那就对了。”

秋生打了个响指,眼中闪烁着精光,朝着门外撇了一眼,小声道:“你跟我之前没想到,可问题是,师弟怎么会知道我们就会忘了弹棺材底呢?

我跟你说,先前在山上,师弟临走前提醒我在烧香的时候不要多说话,免得招惹不干净的东西,结果……”

“难道你真遇到这东西了?”文才惊讶道。

秋生点点头,然后将他听到女鬼声音的事情说了出来。

文才纳闷道:“这么神,难道师弟他能未卜先知?”

“我也不清楚,就是觉得这应该不是单纯的巧合。”秋生摇了摇头,继续和文才弹线,将棺材全部弹了一遍,经过萧离的提醒,底部也没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