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养魂丹

“哎呀,哎呀,痛死我了,哎呀……”

房间中传出四目道长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萧离快步来到来到房中,见一群行尸围着四目道长死命的敲打,当下踹开两具行尸,一把捂住四目道长的嘴,同时出言提醒。

“师父,别说那两个字。”

周围行尸没有听到“哎呀”声,纷纷停手,宛如木桩一般站在原地。

“呜呜。”

四目道长反应过来,当下点点头,萧离这才松开手。

四目道长喘了一口气,痛得龇牙咧嘴,接着机械化的转头,眼带杀气,满脸阴沉看向旁边的嘉乐。

嘉乐苦着脸,看到萧离这个陌生人叫四目道长师父,有些疑惑,向四目道长问道:“师父,他是谁啊?”

“叫我师父,当然是我徒弟啦。”

四目道长说话间,出其不意,一个千年杀捅向嘉乐。

“哎呀~”

嘉乐痛呼一声,直接原地跳起,周围的行尸听到叫声,对着嘉乐就是一阵乱棍,好在嘉乐够激灵,挨了几棍,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行尸这才罢手。

“师父你怎么样,没事吧?”

萧离将四目道长搀扶起来,四目道长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没有大碍,就是心里有些气不过,脸上表情变得很难看。

嘉乐见势不妙,连忙跑出房间,“哎呀哎呀”的叫着,将行尸引到停尸房那边。

“哼,算你小子聪明!”

冷哼一声,四目道长走到竹柜前,从中拿出跌打药酒自己擦了起来。

“师父,我来帮你。”

萧离上去给四目道长后背擦药酒,与此同时,系统提示响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三瓶养魂丹一瓶!是否立即领取?】

“领取。”

有了经验,萧离知晓奖励可以直接转移进纳戒,不怕别人发现。

下一刻,一个玉瓶凭空出现在萧离纳戒之中。

【养魂丹:三品丹药,可修复灵魂伤害,滋养灵魂力。】

萧离眼幕出现了一串关于养魂丹的数据,至于效果如何,还得亲身尝试才知道。

另一边,停尸房内。

嘉乐将行尸引进房间后,施展茅山术法,拿起法坛上三清铃一阵摇晃,口颂真言。

“不动如山,安静为号,听我号令,忘掉……哎呀!”

随着铃铛落下,砸碎下方瓷碗,破法同时,一群行尸随之丢下手中的竹棍。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嘉乐这才松了一口气,揉着被打的地方,叹息一声:“哎,我这个师父就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想打我就光明正大嘛,非要鬼鬼祟祟,现在又收一个师弟,不知道好不好相处?”

一边低声嘀咕着,嘉乐一边搬着行尸,将其一一摆放到墙角。

擦完跌打酒的萧离和四目道长来到停尸房,听到嘉乐抱怨,四目道长对萧离做了一个禁声手势。

然后蹑手蹑脚站到停尸房中,嘉乐因为抱怨,也没有抬头看,一把就将四目道长抱了起来,并向角落走去,同时嘀咕着:“这具死尸怎么这么重?不知道师父死了会不会有这么重,应该不会,师父这么尖酸刻薄,肯定会病得骨瘦如柴才死!”

萧离闻言,暗自为嘉乐这个师兄默哀起来。

四目道长不算坏人,很有正义感和同情心,但确实尖酸刻薄,小肚鸡肠,嘉乐的话传到四目道长耳中,自然不会有嘉乐好果子吃。

当嘉乐将四目道长放下时,这才看清楚自己抱的竟是四目道长,顿时一脸懵逼,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师父!!!”

“你好乖啊,师父爱死你了。”

四目道长既没打,也没骂,只是一个劲揉着嘉乐的脸,跟搓汤圆一样。

惩戒嘉乐后,四目道长带着萧离来到厅堂,给祖师爷神位请安。

嘉乐将行尸摆放好后,麻溜洗手进厨房捣腾起来。

四目道长与萧离请安完毕,见嘉乐在厨房里忙碌,顿感不对劲,问道:“嘉乐,你在做什么?”

嘉乐拿着勺子出来,谄媚笑道:“师父,我弄早点给你和师弟吃。”

“弄早点?”

四目道长眉头一挑,知子莫若父,他虽不是嘉乐亲生父亲,可嘉乐却是他捡回来一手养大的,岂会不知嘉乐是什么德行。

“无事献殷勤,平白无故,你会这么好心弄早点给我们吃?”

嘉乐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瞒不住,有些不要意思的挠挠头,叉开话题:“对了师父,我忘记告诉你,隔壁大师回来了。”

四目道长一听,冷着一张脸:“回来又怎样,难道还要我去给他请安吗?”

“那倒不用!”

嘉乐等人知道自己师父和一休大师是对冤家,讪讪一笑:“这次一休大师带了徒弟,正好师父你也收了个徒弟,我是想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嘛。”

嘉乐说话之际,身穿白袍的一休正,好带着一位穿着红色碎花衣的娇俏小姑娘来到院外。

看到一休大师身后的箐箐,嘉乐眼前一亮,激动道:“大师过来了!”

四目道长隔着窗户瞥了一眼,顿时板起脸:“说我不舒服,没功夫招呼他。”

言罢,四目道长放下窗帘,气冲冲回到房间坐下。

萧离在窗旁打量着一休大师和他身后的箐箐。

一休大师的面容,萧离很熟悉,脑海中印象最为深刻应该就是燕赤霞,但萧离知道,在这个世界,他只是一休大师。

至于一休大师身后的箐箐,确实是个漂亮女孩,虽然穿得有些土气,可掩盖不了她的青春靓丽。

看着和嘉乐聊天的一休大师,又看了看旁边像小孩赌气的四目道长。

萧离笑道:“师父,你似乎对一休大师有成见啊?”

四目道长双手环抱,撇了门外一休大师一眼:“你别看这个老和尚慈眉善目的,实际上坏得很,老是跟为师作对,以后你就知道他有多烦人啦。”

四目道长嘴上说是厌烦,但眼神之中又有些跃跃欲试。

萧离知道,四目道长其实和一休大师的关系很好,虽然平时打打闹闹,可真出了什么事,他们比谁都在乎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