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鬼迷心窍

“她的眼光,她的眼光

好似好似星星发光

睇见,睇见,睇见,睇见,心慌慌

她的眼光,她的眼光

好似好似星星发光

睇见,睇见,睇见,心更慌……”

就在萧离靠近大宅之时,一阵歌谣声响起,接着就见几个小鬼抬着花轿出现,挡住去路。

“滚。”

萧离冷然一语,右手上凝聚出丝丝电光,正是掌心雷。

此时他已经初步掌握了这个技能,劈僵尸或许还有些勉强,但对付一些小鬼,一掌过去绝对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几个小鬼见状,立马迈开小短腿,抬着花轿撒丫子逃窜,一眨眼功夫就跑了干净。

萧离并没有下杀手,这些小鬼并非恶鬼,可以给对方一个机会。

来到大宅前,萧离略微疑惑,这里地处偏僻,照理来说,不应该有这样的豪华大宅。

事出反常必有妖,加上之前出现的小鬼,萧离断定此处有问题。

吹灭灯笼的烛火,从背戴里拿出两片柳叶,萧离手结术印,施法开眼。

“上天有敕,令吾通灵,击开天门,九窍光明,天地日月,照化吾身,速开大门,变魂化神,急急如律令,阴阳眼开!”

柳叶擦过眼后,萧离的眼眸闪过两道金光,随后在看周围,发现原本古色生香的庭院乱七八糟,破败不堪,许多地方都结着蛛网。

走近破败房间,透过门缝隙,萧离发现秋生正躺在一张破**,眯着眼睛,露出放浪形骸的猥琐笑容,而在他身边,则是一个半边脸都腐烂了的女鬼。

不过秋生没有开天眼,在他眼中,眼前女子貌美如花,被迷得五迷三道,难以自拔。

萧离看得辣眼睛,掏出一张低级驱鬼符,在推开门时,将符箓抛向女鬼。

“啊!”

女鬼被符箓打中,一声惨叫,身上冒出缕缕白色之烟,从**滚了下来。

秋生听到小玉惨叫,吓了一跳,连忙下床扶起女鬼,同时看向萧离:“师弟,你怎么来了?为什么动手打伤小玉?”

“当然是来救你,师兄你看清楚,她是女鬼,我给你的驱鬼符呢?”萧离看了秋生一眼,接着紧盯着女鬼,防止她突然爆动。

“小玉是鬼?开什么玩……”秋生话未说完,小玉信手一挥,一个鬼遮眼让秋生产生了幻觉,将萧离看成了猥琐的阿威队长。

被迷惑的秋生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来就要打萧离。

萧离当然不可能站着挨打,于是和秋生打了起来。

萧离没有用黑檀木白象牙,他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

秋生的身手不错,萧离同样不弱,枪斗术可不只是射击,其中还包含了搏击,剑术等近战能力。

加上萧离吃了血菩提,就功力而言远超秋生,三两下就将秋生打倒在地,然后一张醒神符贴在秋生脑门上。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师弟,你怎么在这里?”

秋生如梦初醒,看到萧离就好像才发现萧离来到一样。

萧离翻了个白眼:“你鬼迷心窍了,身为茅山弟子,你难道不知道人鬼殊途?”

“秋生。”

女鬼小玉呼唤一声,秋生又有些迷迷糊糊,萧离看向小玉,冷然道:“你已经死了,就早些去投胎,你跟秋生师兄是不可能的,强行在一起,只会害死他。”

人鬼殊途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两者在一起,生人的阳气会不断被鬼吸收,久而久之,阳寿必定大减。

“这是我跟秋生的事,用不着你管。”

小玉一甩头发,发辫宛如灵蛇一般缠住萧离的手,却见萧离手掌爆窜一道雷光,直接将发辫轰碎。

萧离反手一掌,数道麻线粗细的雷电飞窜而出,将女鬼小玉击飞。

女鬼小玉受创,惨叫一声,化出了原形。

原本清秀的脸在瞬间变得极是恐怖,一颗眼睛几乎掉了出来,将回过神来的秋生吓了一跳。

“呕~”

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和这个女鬼巫山云雨,秋生差点将晚饭全部都吐了出来,恶心得难受。

“我杀了你!”

见秋生被自己原形吓到,女鬼小玉怨毒的看向萧离,厉叫一声,陡然头发如刺猬般炸散,脑袋脱离身体飞向萧离。

“你叫得再大声也不会变强的。”

萧离吐槽一句,一把推开秋生,从背后化出白象牙,对着飞头就一枪。

“砰~”

一枪爆头,如果是寻常的小鬼,挨了萧离阳性魂力凝聚的子弹,铁定魂飞魄散。

不过女鬼小玉确实有点道行,脑袋被打了一个窟窿,愣是没有死,呃,准确的来说,是没有魂飞魄散。

萧离再次抬起枪,秋生却开口求情:“师弟,小玉没有害过人,你就……就放了她吧!”

说着,秋生撇过头,不敢看小玉的脸。

萧离闻言,看向女鬼小玉,冷声道:“既然师兄为你求情,那这次我就饶了你,但若再有下次,别怪我手下无情!”

“秋生……”

小玉看着不敢正视自己的秋生,知道对方是害怕自己,眼神中包含着种种复杂情绪,最后漠然无语,直接遁入空中消失不见。

在小玉消失的刹那,狂风大作,烟尘迷眼,萧离捂着口鼻咳嗽了两声,秋生则发现原本的豪宅,转眼间变成了残垣断壁。

“唉!”

莫名的叹息一声,秋生愁然若失,心头不知是何滋味。

萧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向秋生:“走吧,师伯应该等急了!”

秋生眼珠子一转,有些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那个……师弟啊,你觉得师兄我平时对你怎么样?”

“还不错。”萧离回道。

秋生用手臂碰了碰萧离:“那今晚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别告诉师父他老人家行不行?”

“当然……不行。”

萧离脸色一板,做出严肃的样子。

“还是不是兄弟,你说出去,我会被师父打死的。”秋生当即面色一变。

萧离拍着秋生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现在知道怕了,放心吧,师伯他是不会打死你的,最多皮开肉绽,躺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到时候我帮你擦跌打药,够义气吧!”

“你……”

秋生指着萧离,瞪着大眼,见萧离不为所动,马上又开始哀求:“别啊,师弟,你一定要为我保密啊……”

两人说话间,秋生推着自行车,萧离打着灯笼,缓缓走向任家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