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洞悉

永庆三年四月,皇城正德门外,各州秀女乘着黛青色轻纱小轿,络绎不绝汇聚至此。相互间看看襟口身牌,家世差不太远便能说到一处。

人群里两名颇有姿色,年约十四五的世家小姐,似本就十分熟稔。两人操着典型京片子,向周遭打量眼神中,分明带着轻慢。

“表姐,姑父昨日不是说了,宫里能打点的,早托人安排妥当。你我二人进复选几乎十拿九稳。只不知道这一届传得最出挑那两人却是如何风采。”

个头高些,左眼角有颗美人痣的小姐目光望着皇城内,缓缓摇了摇头。“梓姝错矣。她二人虽貌美,却不及宫里那位郡主来头显赫,早便走在所有人前头。”建安帝登基过后首届大选,莫说盛京城里世家闺秀,听说州府也有不少叫人眼前一亮美人儿送来。

听她提及那位借口祈福诵经的郡主,不管是唤作“梓姝”的小姐,或是站在近旁等候验看身份的女子,几人俱是轻嘲中带着欣羡。

当今还是皇子时候,仰慕殿下风采之人何其多矣。如今皇上御极天下,权势样貌,哪一样都是寻常女子心心念念。也难怪那位郡主拼着不要声名,也要赖在宫里头寻机会亲近皇上。

“怕她作甚。年岁比我等大上那许多,好不要脸皮。”心怀期冀的少女高高撅着嘴儿,扯着身旁高挑女子挑那人毛病。

“休得胡说。”握着她臂膀站好,女子淡淡皱起眉头。“她便是凭着身份入选,你我二人亦可凭真本事比过一场

。堂堂正正,何需为着那些个不光彩的,没得低贱自个儿品性。”

话是说得高洁,却十足透着傲气。仪仗身份依旧被贵妃压制得死死,这般女人有何出息。

正德门外喧喧嚷嚷,无人察觉,两名验看身牌的小太监,正竖着耳朵打探各方闲言碎语……

毓秀宫中,贵妃娘娘瞪着双眼眸,眼看建安帝手指灵巧替荣慧系上小坎肩系带,男人侧颜冷峻,眸子却温润如水。

boss大人偏心不止一星半点儿。

皇帝将长公主稳稳抱在臂弯,摸摸她粉嫩脸颊,大手包裹住奶娃娃不及他手掌一半大的拳头,引来小不点儿睁眼哼唧两声。

“朕之荣慧目似星辰,灿然华美。”

嗤之以鼻,贵妃娘娘对皇帝隔几日必有的夸赞实在不稀罕。小豆丁毛都没长齐,屁点儿大的奶娃娃,这男人居然看得出“华美”。难怪诚庆诚佑头一回听闻他夸赞荣慧,兄弟两人难过了好一阵。

年岁渐长,建安帝对皇子教养越发严厉。可想而知两个半大孩童对这新添的妹妹好生羡慕。

诚佑也是见着了人,才知母妃除了能生弟弟,还能给添妹妹的。只怪诚庆每每对他训话,都是“诚佑需得爱护弟弟,不许争抢吃食玩物。”

由宗政霖亲手安排上书房课业,两个小豆丁被教养得很好。自从得知母妃生了妹妹,又被父皇拍着肩头嘱咐过后,两位殿下挺直身板,应得着实利索。这时候诚庆诚佑尚不知晓,待到迟迟开口说话,父皇口中“乖巧讨喜”的妹妹,竟是叫他二人吃足了苦头。

“皇上,小公主该去歇着了。”赵嬷嬷老脸笑成了花,前些时候担忧哪里还见得着踪影。

贵主子果然天生好福相,用不着与旁人争抢,这不,得了荣慧长公主,万岁爷****往毓秀宫来得更早了些。真是喜爱得紧。

慕妖女捂嘴儿偷乐boss大人一本正经递了荣慧过去,面上沉稳有度,偏偏眼里就不和悦。

“坐月子养肥了狗胆儿。”小妖精当他跟前还敢取笑

被他一把搂住腰肢放在腿上,贵妃娘娘扭着产后稍显丰腴的身段,勾着建安帝妖妖媚媚吹气儿。“不见了您小心肝儿,这会儿才记起臣妾这过了气候的?”边说边朝万岁爷身上紧贴,闹得建安帝绷不住颜面,抱着人不觉闷笑出声。

“宝气得很。”抚着她腰肢,皇帝眸色暗沉。昨夜里心疼她接连伺候两夜,心软只抱着人一处安置。这会儿被小妖精沉甸甸胸脯压着,莫名就觉得仿若闻到了奶香气。

“朕于旁的补偿娇娇。”宠爱分给了荣慧,多加疼爱她就是。言罢极快掀起她衣衫,俯首既快又准含住勾了他一早上的娇嫩。

吸咄得啧啧有声,羞得贵妃娘娘胭脂染颊。宗政霖一身龙袍伏在她胸口,简直不成样子。

“嗯,您轻些。给荣慧留够的呀!”拉拉他耳朵,慕妖女低唱浅吟,娇软无骨。

媚态横生,男人微抬的眸子猩红火热。“朕渴得很。”指尖探到她蜜处,隔着亵裤也能摸索出小女人动情春露。

立马就烧得浑身滚烫,竟是连几步过去寝塌也等不及,便在贵妃椅上解了腰间佩戴,撩起衣摆扶着那不老实的家伙在她亵裤上磨蹭。

“娇娇。”炙热亲吻密密麻麻落在白玉无瑕身子上,随着小女人不安瑟瑟扭动,一双椒乳四下**漾,迷了宗政霖心眼。

“美甚。”小妖精风情一日胜过一日,便是皇帝有心令她将养,也实在熬不住心里意动。“放朕进去,乖。”舌尖卷了她艳红色蕊尖刻意挑弄,男人额头见汗,偏就要等她主动亲近。

“说臣妾坏话的,复选那日万岁爷不兴留下。”贵妃娘娘身为宠妃,进谗言不留余地。

小手套住他涨得发紫的活计,才一握紧,便听头顶男人嘶哑着闷哼喘息。“除几个当用之人,旁的都依你。”

忿忿用力一搓揉,宗政霖面色大变,急忙止住她动作,潮红着面颊,汗如雨下。“该死!”这女人功夫了得,被**得太好,便是这般再揉弄下去,他帝王颜面难于保住。

“还待作甚?”皇帝色字上头,妥协非是头一遭的事儿

建安帝紧绷着脸,身子难受,凤目沉沉睨着她,却见小妖精水汪汪望着他,怎么看都是勾魂摄魄。

忽而一笑,慕妖女舔着唇瓣,捧着他面庞笑得满室生光。

“皇上,臣妾琢磨许久,终于摸清您诡计。”骄傲仰着脑袋,无声嘟嚷“未央”二字。前后经了多少折腾,总是叫她早一步看穿他用心。

诡计?她倒是有胆出口。也果真瞒不住她。

撑起上半身,男人邪邪挑了眉眼。欲动再难受,依旧不愿漏看她此刻灵动神色。但凡小女人抖擞起来,必是美得叫他心驰神往。

指尖描摹过她眉眼,皇帝半闭着一双墨沉凤眼,好言诱哄。“朕之谋划,娇娇可还满意?”

糯糯嘤咛,慕妖女眼波流转,自个儿将挂在膝头底裤踢都一旁。

满意!再满意不过!比她自个儿动手来得更叫人彻骨凉寒。

宗政霖,这男人一经下定决心,玩弄起人心绝非一般狠辣。

“臣妾是否满意,皇上,您何不亲自试过?”

身下女人春水美眸,半张着小嘴儿冲他软声吟哦。小手托起一双丰盈乳儿,笔直双腿于他眼前缓缓张开……

“唔。”男人沉迷不过一瞬,片刻过后似猛兽般侵袭而入。

“找死!”

才显摆过她摸清了他谋算,接着便不留余力撩动他兴起。宗政霖明知这女人故意与他叫板,却无心抵抗甘愿屈从本心。

寝殿内声响叫人面红耳赤,男人专注目光只映出一人身影,结实腰肢狠狠挺送。

能明晰他全盘谋划,唯她一开始便不曾疑他,亦懂他心底野望。

如斯可心意的女人,方不负他倾心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