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打脸

两人到了偏厅坐定。男人却又隔着茶几,拉了慕夕瑶的柔荑放在上面细细把玩。慕夕瑶娇娇的嗔了他一眼,手却收不回来,只能由着他折腾。

赵嬷嬷领着墨兰蕙兰在屋里伺候着,上了茶点水果,才候在一旁,叫了那丫鬟进来。至于上首那两位,众人已经学会什么叫“淡定”。

书桃禀明了赵嬷嬷要求见六殿下和慕庶妃,便被领到正屋偏厅门口候着。想着刚才初进丹若苑的情景,书桃心里就有些发沉。这丹若苑只粗粗一看,便知比自家主子的舒荟苑好了不知多少,相当华贵宽敞,而且景色很是讲究。就连管事嬷嬷都自有一番气度,哪里是自家院子能比的?

这才刚入府,同样是庶妃,境遇就有了高下,这可如何是好?而且自己刚刚出门的时候,看着书眉慌慌张张,大惊失色的冲进舒荟苑,也不知是何事。如今殿下先到了丹若苑,陪着慕庶妃都快一个时辰,却丝毫没有移驾的动静,这是怎么个意思?

正猜想间,便听到赵嬷嬷的传召,赶紧打起精神,恭恭敬敬的进了门,略低着头到了屋里,便行了礼,给上首两位问了安,听到女子温和的叫起声才慢慢抬头。这一看直接愣住了。

倒不是慕夕瑶如何倾国倾城的艳丽,而是殿下丝毫不加掩饰的亲近。传闻不是说六殿下不重女色,也从不亲近后院女子的吗?那这交握的手……难道是传闻不可信?书桃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太多念头,乱糟糟的有些心慌。

“何事?”上首男子冷漠的声音把书桃的神智拉了回来。

“启禀殿下,我家主子是想问殿下是否还有政事要忙?若无事,可要在后院摆饭?”书桃赶紧把唐氏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果然贤惠,当得起“贤妃”一职。慕夕瑶很是赞赏。

“殿下,请唐姐姐一块儿过来用饭。热闹~~”慕夕瑶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宗政霖,很是雀跃的样子。

“可。”宗政霖想都没想,他的心思全放在待会儿的“正事”上面了。

赵嬷嬷看着呆愣住的书桃,心中暗自摇头,碰见这位主子,你就甭想什么规矩了。便领着书桃出了门,往舒荟苑传话去了。

唐宜茹坐在喜**,面上一片平静。只心里波涛翻涌。

这简直是**裸的打脸!同一天入皇子府,同样的庶妃,那慕氏居然能有媲美侧妃的迎礼!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六殿下居然如此不顾规矩的行事,哪里还是传闻中威严肃穆,端正自律的那个人?即便是对那慕氏有偏颇,也该遮掩一二,怎么就这么明晃晃的的摆出来给全大魏的人看?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唐宜茹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不断告诫自己,不能只争朝夕,这后院里最大的脸面还是子嗣。想到子嗣便稍微放下点心,自己可是花了三年时间调养,只要有宠,子嗣便不是问题。

安抚了情绪,便平静下来,等候着殿下驾临,接了喜帕就好。正此时,却听丹若苑的嬷嬷来传殿下的旨意,便恭恭敬敬的请了人进来。

等到听完了那旨意,饶是唐宜茹肚量再大,也难以压制心里的火气。

简直欺人太甚!没揭喜帕不说,居然还要过去见那慕氏?揭喜帕可是纳礼中最后一个环节,寓意吉祥有喜。殿下怎么能答应她如此要求?

唐宜茹这可是冤枉了慕夕瑶。那女人根本不懂这些个“繁文缛节”。要不是电视剧里都演的是要等新郎官儿来挑喜帕,慕夕瑶早就自己一把扯掉了!谁愿意大夏天的眼前一片红彤彤的碍眼?

唐宜茹眼中寒芒一闪而过,那慕氏既然才入府就踩到她头上来了,那就不用客气。免得人善被人欺。

便应了赵嬷嬷,自己拉下喜帕,扔在一旁,带了书桃书眉,跟在后面慢慢往丹若苑去。

进了园子,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这可不是有些偏颇,这分明就是心都长歪了!殿下还真是一点不留脸面。难怪那赵嬷嬷比自己园子里的陈嬷嬷看起来当用得多。

唐宜茹心中自嘲,却越发坚定要好好的立住脚跟,不让别人轻贱了自己去。至于那狠狠打了自己和家族耳光的慕氏,自有她还债的时候。

被请进主屋正厅,唐宜茹规规矩矩的向宗政霖请了安,又转过头打量起一旁的慕氏。

果然是个美人,不然也不会迷得殿下如此纵容她。唐宜茹微微笑着给慕夕瑶打了招呼,却没有入座。

“唐姐姐自坐了便是。”慕夕瑶说好话还是很在行的。

“那就多谢妹妹盛情。”就找了宗政霖另一侧的软凳坐下,也不多话。

宗政霖看着慕夕瑶装模作样的鬼机灵样儿,就在桌下拉着她手摩挲,用手指挠她掌心。

慕夕瑶被闹得不安宁,就轻轻给了他一脚。

宗政霖看她炸毛,却微微扯了嘴角。

“摆饭吧。”慕夕瑶吩咐。

上来的一桌子饭菜都是慕夕瑶爱吃的。宗政霖早就吩咐了丹若苑小厨房,照着菜单给一一做了。果然,慕夕瑶眼睛立马亮了,眉眼都是笑,转头对宗政霖说,“多谢殿下~~”,便盯着美食瞎乐呵。谁让她今儿就没怎么吃东西呢,好在之前宗政霖周到,还让她垫了下肚子。

“嗯。”宗政霖淡淡的应了,就给她夹了鱼肉丸子。

慕夕瑶边吃丸子,边乐呵呵的让唐氏别客气,一点没有“食不言”的顾忌。在家里的时候,慕夕瑶懒得装样子,跟宗政霖一起,更是被惯得懒得理会那些个规矩。

唐宜茹虽然脸上一直带着得体的笑,心里却是惊天巨浪,一阵一阵的打过去。再稍微想过,才舒服了些。

看殿下和慕氏的相处,绝对不是初次见面。难怪对她如此亲近。还好,这只是时间上比自己早些认识殿下的缘故,那威胁可就大大的降低了。又想到殿下如今这样宠着她,那自己暂时不宜正面和她冲突,撕破了脸面。只等自己慢慢得了殿下的心,一切才好谋算。

如此,唐宜茹暂时没了正面争锋的念头,考虑着侧面迂回的拉拢殿下的心。如能尽快得了子嗣,那就是天大的优势。若是能生出府里的长子,那不仅是她,连她的家族都会风风光光的。到时候才算真正站稳了脚跟。

慕夕瑶是什么人?在商场打滚多年,尔虞我诈就是家常便饭。一看唐宜茹的神情,就猜到她不会明里和自己过不去,大概会走白莲花的道路。不过这唐氏已经很不错了,在十五六岁的时候,遇到如此有失公允的事情,还能有如此耐性和城府,值得期待。

妞,你也知道这是有失公允?

慕夕瑶从来不在乎公允二字。开玩笑,讲公允了,那她这宠妃不是要拱手让人?

她如今知晓的便是宗政霖的后院现在还绝对不能一下子被她清空了,她还得留着帮手,去膈应那根正苗红的正妃呢。何况元成帝和淑妃也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所以慕夕瑶不但不能一发脾气就顺手解决几个,还要适当的牵制住,给护着。让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把后院的位份给占足了。之前的江聘婷已然失误,之后便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还真是麻烦。这就是宗政霖不是皇帝最大的不方便。慕夕瑶又开始期待起六殿下早日大发雄威,干掉炮灰,成功上位。

《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