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美人计

车厢里本就狭窄,慕夕瑶哪里逃得掉。宗政霖反应过来,就长臂一览,抱了回来,让她跨坐在身上,面对着自己。凤眼微眯,邪肆的盯着她看。

“**,想逃?”声调高挑,典型的调戏。

慕夕瑶没辙了,只有出杀手锏,美人计!

“殿下~~,冷~~”轻轻的伸出一对雪嫩嫩的臂膀,搂住他脖子。嘟着嘴撒娇。

“还想穿那男子衣裳?”宗政霖目中带煞,明显不悦。

“那是昨日才赶制的,无人穿用。”慕夕瑶娇嗔了一眼,那风情撩得宗政霖心痒,便又抚摸上她的脸颊,目光灼热。

慕夕瑶不甘被他褪了个**,便软软的趴在他身上,小手慢慢解开宗政霖外袍,“如此,谢殿下赐袍。”便自顾着宽衣解带,玩得欢乐。

宗政霖被她小手挑逗得厉害,身子按耐不住,一手按住她腰臀,微微顶住腿间,稍解欲动。

慕夕瑶却不管那男人动作,只朝宗政霖抛媚眼,“殿下~~更衣~~”说着拉扯他外袍,要往自己身上穿。

宗政霖微微笑起来,这小脾气给惯得,也就由着她闹,把自己外袍披在女子雪白滑嫩的身子上,很是留恋的抚了把美背。

慕夕瑶身上有了遮挡,胆子越发大起来。开玩笑,今日的好事,被这臭男人给搅和了,定然不让他好过!便略略抬起身子,坐在他分身上,舌尖舔着男人耳垂,还抱怨着指控,“殿下狠心,疼~~”哎哟喂,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碰了你几下,这就开始记仇了。

宗政霖现在是又气又恨,这小东西,简直混账,明知自己不能动她,便肆无忌惮的点火。又舍不得这难得的艳福,只能僵硬着忍耐。

慕夕瑶哪里不知道宗政霖的难受,偏偏还得寸进尺的伸出小手,伸进里衣,在结实紧致的胸膛上轻抚擦刮着。整个人都靠在男人怀里,呼出的热气全数喷在宗政霖胸前凸起上。

宗政霖被她挑弄得身体一颤。

“殿下~~”慕夕瑶迷蒙着双眼,舔了舔双唇,抬头娇滴滴的唤,“殿下俊美至极。”

宗政霖被这一声彻底惹火,俯身便衔住慕夕瑶惹事的小嘴,疯狂攻城略地,大手更是使劲儿的揉捏她身前娇嫩。

慕夕瑶见火点的差不多了,再过就得引火烧身了,把自己耷拉进去,不值当。便准备最后来下狠的。

慕夕瑶看着自己胸前肆虐的大手,轻轻拨开一只,拉着那手覆在脸侧,缓缓摩挲。又偏头含住一根手指,舌头卷着反复舔弄,更是含在嘴里吞吐起来,眼儿春水漾漾,小嘴里哼哼的呻吟。这模样简直媚的滴水。

“你这个妖精!”宗政霖俊脸扭曲,额头全是密密麻麻的细汗,只饥渴的盯着慕夕瑶,双目炙热,身下更是喷薄欲出。

慕夕瑶得意洋洋的斜睨着宗政霖,小样儿,还治不了你了。让你上来就打人!

“赵青!”慕夕瑶突然推开宗政霖,高声召唤赵青,又自个儿站了起来,拉紧外袍,整理一番。

宗政霖骤然被推开,身体还处在即将得到满足的不耐当中,虽然万分难受,却还是眯起凤目,盯着慕夕瑶。这女人简直胆大包天,被惯得没边儿了!

却听她嘤嘤软软的抱怨,还嗔了自己一眼,“殿下恕罪,之后的,人家受了惊吓,一时忘了~~”样子倒是装得像,就是那眼里的幸灾乐祸,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

宗政霖被她那耍无赖的样子逗得眼眸带笑,无奈,都是自己骄纵出来的,现在就得生生受着。

叹了口气,替她理好鬓角发丝,便唤来卫甄。

“不要卫甄,要赵青。”慕夕瑶拉着宗政霖里衣袖子,扭来扭曲。

宗政霖突地斜睨着她,只静静看着不说话。

慕夕瑶这才反应过来,“要赵青,唤墨兰蕙兰来。”计划变了,就得把大丫鬟喊回来,不然自己待会儿怎么回去?这一身衣服和乱糟糟的头发,还得那两朵兰花来收拾妥当。

宗政霖这才缓了脸色。

“知道这般不能出去见人,嗯?刚才还不知羞的……”慕夕瑶小手一把封住宗政霖的嘴,瞪着眼睛,不让他说。

宗政霖看着眼前炸毛的兔子,圆滚滚的眼珠子,微微有些红,明明没什么力气,却敢对他动手动脚,似乎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想起这些,宗政霖就心软得厉害,轻轻拉下小手,在她额头印下个吻。

慕夕瑶这才哼了一声,很是高傲的扬起小下巴。宗政霖拍拍她小脑袋,便微微笑起来。这兔子太可爱了。又吩咐去接慕夕瑶侍女,让叶开驾车去别院。

别院?慕夕瑶一听这个词,就觉得是那种江南水乡般的园林,双眼立马闪闪的发亮。抬头望着宗政霖求解释。

宗政霖根本不用看就知道她脑子里在打什么主意,便细细与她说了别院的位置和里面的景致。又倒了杯温水,喂给她喝。

一听有鱼塘,慕夕瑶瞬间高兴起来,搂着宗政霖脖子,嚷嚷着要钓鱼,吃全鱼宴。

宗政霖凤目盯着她十足漂亮的眸子,指了指自己的双唇。

慕夕瑶抬头就吻了上去。心里却在嘀咕,莫非宗政霖的第二项属性,是求抚摸,求亲亲?

六殿下享受够了美人的服侍,还不忘调戏句,“香软溢清。”便满意的吩咐卫甄去找最好的厨子,给慕夕瑶做全鱼宴。

卫甄得令,转身表情都快哭了。殿下您被瑶主子带到哪儿去了?不是说要好好教训一顿?现在这满盛京的找厨子,算什么“给个教训”?怎么瑶主子声音越发张扬欢快了?卫甄深深的郁闷着,办差去了。

到了别院,慕夕瑶的丫鬟早等在那边,看见宗政霖,赶紧行礼问好。慕夕瑶心痒痒的要去别院里游玩,便把宗政霖毫不客气的推走,自带着两朵兰花洗漱收拾去了。

等卫甄回来的时候,慕夕瑶已经在别院里转了一圈,正在鱼塘边,坐得端端正正,认认真真的钓鱼。

宗政霖在隔她几步远的地方,也是一副垂钓的模样,可却悠闲得多,慵懒的靠着身后的竹塌,随手握着钓竿,眼里满是笑意。

墨兰蕙兰看着主子那不甘不服的表情,很是无奈。她们很不巧的发现了,继女红之后,小姐的又一项无能。哎,看殿下轻轻松松就钓上来四尾花斑,条条都是肥美的样子,再对比小姐,鱼苗都没影儿。作为丫鬟,两人都觉得脸上发烧。

慕夕瑶耐心耗尽,又不愿意别人看笑话,便偏头想了想,就笑眯眯的朝宗政霖看过去。

“殿下~~热,要竹塌。”巴巴的跑过去,扯着宗政霖起来,把他拉自己软榻上,又颠颠的跑到宗政霖的竹榻上坐着。很是得意的瞄了眼身旁的小桶,伸脚把桶勾得更近了些,看着里面活灵灵的花斑,满脸都是笑。

宗政霖看她那耍赖的模样,脸上便明显有了笑意。卫甄脸皮抽搐,这位姑奶奶,您当我们都睁眼瞎了是吧?

待晚间慕夕瑶对全鱼宴表示非常满意之后,宗政霖才送了她回府。顺便告知于氏,是路上偶遇慕夕瑶,请她游园去了。处事缜密的六殿下,替慕夕瑶收拾了所有烂摊子,才坐上马车,回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