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从大巴之中陆续爬出,周天和后面几个同学将两个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同学从大巴之中背出,一番简单的检查确定二人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

这是一片类似原始森林的地域,四周长满了各种大家完全没有见过的植物,而最让人觉得震撼的当属那几棵接住大巴车冲击救了大家一命的大树。这些树一眼望去有些类似于榕树,但周天敢肯定,它们绝对不会是榕树。榕树是桑科榕属,乔木,常见的榕树最高也就是三十米左右,可是眼前这几棵大树尽管无法用准确的工具去测量,但以损毁的大巴车为对比目标的话,恐怕其高度足有几百米,绝对不可能是榕树所能达到的。

从大巴之中出来的同学或坐或趟在地上休息,大家的脸上皆是一片茫然,还有不少心理素质差点的已经趴在那里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这一刻想必大家的心情都是复杂无比。

趁着大家休息和清点人数的功夫,周天则是开始探索周围的情况。

走出一段距离后,周天发现,这里的树木最矮的都有几十米高,高的则有近百米,而最诡异的是,一些大树上还挂着好像葡萄一样的紫色果实,一串串的看起来倒是挺漂亮,只不过这些“葡萄”的个头就大的有些惊人的,几乎都有人头大小。周天搜尽脑海之中所有的植物也完全找不出任何能够跟这些植物所对应的物种。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周天陆续发现了两具同学的尸体,他们的名字叫张超和陈兴,一个大学时擅长吉他,一个爱笑,可现在,他们一个从不知多高的悬崖上落下来,被摔得尸体模糊,一个只有半边身体落到地面,还有半截也不知挂在了哪棵树上。

默默地把两人的尸体用枯枝和树叶掩埋了,周天强压下心中莫名的悲伤,继续探索,在走到距离大巴差不多三千米时,他终于停下了脚步。

在这种完全颠覆认知的环境里,即便是周天也没有把握接下来到底会遇到什么,而且此时天色也已经擦黑,周天明显可以感受到周围的温度飞速降低,安全起见,返回大巴和大家一起商量对策才是上上之选。

沿着来路返回大巴车,此时大巴车旁边的众人面色都有些悲伤,地上放着一些从大巴车上所找到的剩余零食,而夜色带来的寒冷也让衣衫单薄的众人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几个高壮的男同学正在周围寻找各种树枝看样子是准备升起火堆取暖。

“飞哥,这些树枝太潮湿了,根本点不着啊!”罗富在火堆旁用自己的纯金打火机试了几下发现根本无法点燃这些树枝有些愁眉苦脸。

“蠢货,你不会打开油箱用汽油点么!”张宇飞瞪了罗富一眼,而听闻张宇飞的话,大家的脸上也是一喜,随后罗富和几个同学便朝着大巴车的油箱方向走去,看样子是准备拧开油箱盖取汽油点火了。

“等等!在这种未知的地方冒然生火,可能会引来危险!”周天看到罗富要取汽油点火连忙开口阻止。这种未知区域,谁也不知道会存在什么样的危险,而冒然生火在这黑夜之中简直就是给野兽的指路明灯,很有可能会引来什么恐怖的东西。

“切,一看你就没有什么野外生存经验。难道你不知道在野外火堆可以驱散各种野兽和毒虫么?”说话的是一个名叫付鹏的同学,付鹏毕业后在一家野外生存基地工作,对于野外生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而这点火的提议也是付鹏提出来的,而此时自己这个野外生存专家却被什么都不懂的周天质疑,付鹏心中十分恼怒。

“哼!我当谁呢,原来是周大传奇啊,付鹏是野外生存专家,他在野外的生存经验可不是你这个小研究所的研究员能比的!”罗富一边继续拧开油箱盖,用一根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皮管从油箱之中往外抽汽油,一边抬头不屑的回了周天一句。

这家伙属于那种吃饱了就打厨子的玩意儿,此时从刚才的惊惧之中走出来的罗富又恢复了他原本的模样,看周天哪里都觉得不爽。

虽说罗富的话有些故意针对周天,可是在大家眼中付鹏这个野外生存专家在野外怎么也比一个小研究员要懂得更多吧!

得到大家的赞同付鹏也是十分得意他指了指衣衫单薄的众人道:“如果不生火,以我们现在单薄的衣裳,怎么扛过这里的低温?不懂就少开口,一边呆着去!”

张宇飞紧了紧自己原本就单薄的衣裳,从小娇生惯养的他怎么受得了这份儿冻啊,所以这生火的主意也有他的一份力,此时听到周天反对张宇飞也开口了:“还当是在学校呢?还当自己是以前那个什么都懂的周大传奇呢?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说句你不爱听的,如果大家不是同学,你这样的人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其实这句话张宇飞从见到周天那会儿就想说,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现在一口气说出来心中倒是快意不少。

而张宇飞的话虽然难听,在不少同学看来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张大公子什么身份,如果不是同学的话,周天这样的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到吧。

“张宇飞!你嘴巴干净点!”脾气火爆的徐静听到张宇飞这样辱骂周天,从后面一下蹦了出来,一手指着张宇飞一脸的怒色。

“怎么?我说事实不行么?还当他是那个传奇吗?徐静,我再说一遍,他这样的人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张宇飞一脸傲色。

而张宇飞的话虽然很难听,却也让很多同学暗暗的点了点头,看向周天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可怜。好像在说:“传奇又怎样?毕业后还不是混得这么惨,不过昙花一现罢了……”

“让全世界注目的神秘周给你提鞋!你算什么东西!”徐静属于那种比较冲动的,被张宇飞这么一激,徐静此时也顾不得答应帮周天保密不保密了!直接将周天的身份说了出来。

而听到徐静这话原本有些失神的周天脸上一阵苦笑,可是周天很了解徐静,静姐是大嘴巴,一旦冲动起来那是谁也拉不住。

“神秘周?”

果然,徐静这话刚刚出口包括张宇飞在内所有的人都愣了。国内外,神十六都被可以称得上划时代的科技。而神十六的核心总设计师,那个从来没有被公布的神秘周也被称之为当代最神秘的传奇人物。

此时徐静竟然直接开口说出周天就是神秘周,这对大家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很多人脑袋都有些不太好使了。

但短暂的愣神之后伴随着的是以张宇飞为首的一阵哄笑传来:“哈哈哈哈!徐静,我过去一直觉得你愣头愣脑的,没想到你还会讲笑话啊!好吧我承认你的笑话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

不仅张宇飞,其他人也跟着大笑起来,周天是神秘周?这就好像有人突然指着一个乞丐然后对大家说这是世界首富一样的可笑。这一刻的徐静在大家眼里显得特别无脑,她和周天关系很好,但关系再好,也不用编造这么可笑的笑话吧?

大家的笑声让徐静瞬间有些精神崩溃!可是更让她崩溃的是,当她将目光投向周天的时候,周天依旧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而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却好像在跟自己说:“其实我早知道是这个结果……”

“你们真的觉得徐静说的是笑话吗?”就在所有人都哄笑之时,天美却从后面缓缓走了出来,她的一句话直接打断了所有人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