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洞,密室。

许言三人跟金蝎两人相遇。

刚一看到金蝎,三个人三把枪,就分别指向金蝎两人,许言骆一飞指向金蝎,江大年指向金蝎副手。

只是他们谁都没有开枪,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杀对方,也不是他们想在杀对方之前先说声再见,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在第一时间击杀金蝎,只是现在却不行,因为金蝎手里捏着一只炸弹引爆器。

以他们的眼光见识,自然看得出引爆器是真的,而且他们也毫不怀疑,只要他们开枪,那么在杀死金蝎之前,他必然会引爆炸弹,拉他们三人垫背,与他们同归于尽。

他们不怕死,可是却不会做无谓牺牲,如果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他们自然不会选择赴死,所以三人不约而同的做出选择,那就是暂时不开枪。

不过,虽然不开枪,可是他们的枪口,却依然瞄准金蝎两人,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动,都将迎来他们的攻击。

黑洞洞的枪口,在幽暗的环境中,闪烁着森冷的光泽,宛如张开巨口的怪兽,让人看了胆寒。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枪口比怪兽更可怕,因为只需要扣动扳机,就会有子弹射出,夺走他们的生命。

副手眉头拧起,神色有些不自然。

而金蝎则不同,面具遮盖下,虽然他的面容大半看不到,可是通过他微微上扬的唇角,以及眼底的笑意,却无不显示他的轻松。

当然,他的轻松不光表现在神态上,还表现在话语上,“你们来的比我想象中的晚了点。”

“好饭不怕迟,而且你会等我们的,不是吗?”许言淡笑回应。

“也是。”金蝎点头。

一对仇人见面,没有喊打喊杀,没有生死相对,有的只是平淡,就像是一对老朋友见面聊家常一般。

骆一飞可没有两人那么好的涵养耐性,见金蝎现在还笑得出来,显然是不将自己等人放在眼里,忍不住斥道:“金蝎,废话少说,今天你是插翅难逃。”

逃!

听到这个字眼,金蝎就像是听到天大笑话一般,竟是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骆一飞怒道。

金蝎笑容收敛,撇嘴道:“逃?我为什么要逃?”目光自三人身上扫过,并将目光在三人枪上停留片刻,傲然的话语出口,“就凭你们三个人三把枪,恐怕还没那个资格留下我金蝎。”

骆一飞大怒,枪口向上一抬,对准金蝎的额头,道:“没资格留下你,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你信不信?”

“当然,龙牙特战队员的实力,这么近距离要开枪打死一个人,肯定是轻而易举。”金蝎脸色不变,淡淡的说了一句,接着话锋一转,狂傲道:“不过,在杀死我之前,你们三个以及外面所有的人,都会为我陪葬。”

“癞蛤蟆打喷嚏好大的口气,让我们所有人陪葬,你以为你是谁。”

骆一飞撇嘴讥讽,显然不相信他的话,如果他说让自己三人陪葬,他相信金蝎能做得到,可是要说让外面的人也陪葬,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不相信,可是许言却信。

他望着金蝎手中的炸弹引爆器,以及墙角的一堆炸药,还有起身后一滩黑乎乎的水一样东西,忽然道:“这里是一处露天原油矿吧!”

“许言就是许言,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金蝎击掌道。

这就是他最大的倚仗,这处藏宝图最大的财富,不是那些倭国人遗留的珠宝,而是这一处露天原油旷。

当然,现在这处原油旷,落在许言几人眼里,却并不是巨额财富,而是一颗不定时炸弹。

原油因为含油量原因,如果不提纯,轻易点不着,可是如果是用炸弹炸的话,那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就算是含油量不太高的原油,也能轻易地燃烧起来。

许言不知道原油矿延伸到哪里,能覆盖外面多大区域,可是就算无法覆盖外面全部,爆炸产生的冲天大光,肯定会将外面的森林引燃,到时候就算不会如金蝎所说,让所有人全都陪葬,怕是也没有几人能活下来吧。

“露天原油旷!”骆一飞惊呼,再次看向金蝎手中的遥控器,已经多了几分凝重与惊悚。

拿枪指着副手的江大年,也不由回头看了金蝎一眼,显然也同样紧张。

相对于他们,许言神色则平静多了,眼眸闪烁一下,道:“你不会引爆炸弹的,起码在走投无路之前,你是不会引爆炸弹的,不然也不会等我们来这里,告诉我们这些了,因为你不想死!”

金蝎点头,坦然道:“没错,我是不想死,相信没有哪个人是想死的。”

“所以,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要让我们放过你?”许言问。

“不!”金蝎摇头。

这一回答,有些出乎许言意料,他疑惑的挑眉,询问的看向金蝎。

迎着他询问的目光,金蝎笑道:“你我二人仇深似海,你废了这么大功夫,布下这么个大局,就是为了对付我,肯定不会轻易过我的。”

许言神色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果然,下一刻,金蝎便道:“事实上,今天我也不想放过你,我父亲因为你而死,你心爱的女人死在我手上,你我二人仇深似海,必然是不死不休,直至一人死去为止,而你这个人心智太可怕了,如果这次任你离开,恐怕以后我就很难有安稳觉睡了,为了以后可以睡个好觉,今天咱们必须做出个了断。”

“确实是该有个了断了。”

低喃的自语出口,许言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起来。

是的,确实该有个了断了,因为这一天他等待太久太久了。

金蝎怕之后睡不了好觉,殊不知他在之前的三年里,都没有睡过几个安稳觉。

心爱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自己的手筋脚筋也被尽数挑断,从天才的云端跌入废人的地狱,时刻面对身体的折磨与内心的拷问,为此醉生梦死了两年…

一年前,他筋脉尽数恢复,实力也再次回归,可是内心的痛与恨,却又用什么来抚慰?

血债必须血偿!

在这一刻,许言杀气外露,抛开所有伪装,尽情的展露自己锋芒,冷冽的话语出口,“你想怎么了断?”

感受到许言的杀意,金蝎不惊反喜,勾唇道:“放下枪,我们再打一场!”

ps: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