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如我这样想蹭VIP包厢的肯定不是第一人,服务生回过味来,却径直走向了尹厉,指了指地上的我,脸色为难:“尹先生,你看怎么处理?”

尹厉看了我一眼:“带去办公室。”然后他和柳年说了句什么,柳年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微笑,便由服务生引进了前面的VIP包厢。

我只好爬起来,跟在尹厉后面去办公室。同学们都带了担心地看着我,唯独魏严,仍是那副看戏般的表情,我心里默默发誓,等我从尹厉这里生还,第一个要掐死的便是魏严。

然而现在我更应该担心的却是眼前的尹厉,他此刻没有生气的表示,但我却更加战战兢兢。

等我进了办公室,他才关上门。

我决定先发制人。

“系里今天没大会,我就是去和同学一起看电影了!你不能限制我的交际圈,我也要交朋友,你不能这么处处管着我,我也是个独立的人!”

尹厉笑了笑:“你倒是慷慨陈词么,其实很心虚吧。”

我狡辩道:“我为什么要心虚!我从轮椅上摔下来不过是因为震惊!该心虚的应该是你,你和我汇报过么?我只是骗了你一下去和同学们一起活动,你却背着我和柳年私会!现在竟然还要质问我!你当我是你未婚妻么!”然后我做了个捧心的动作,“你知道我看到你和柳年在一起时候心痛的感觉么!”

“颜笑,你什么都不记得,拼了命的想逃离我,心痛什么。”尹厉看了我一眼,“何况这家影院最近刚转到了尹家旗下,柳年联系经理说要来看首映,我正好在,难道不应该尽地主之谊来接待么?”

我闷闷地嘀咕道:“早知道这是你家的,我就不拿轮椅出来装残疾了。”

尹厉往抽屉里拿出个医药箱,示意我把脸凑过去,然后他拿出双氧水:“消毒,可能有点疼。”

岂止是有点疼,我是疼得龇牙咧嘴。

尹厉一边动作,一边却说:“知道错了么?”

他的眼睛充满压迫地看着我,我敛了眼神不吭声。

尹厉丢开了棉签:“你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是吧?”然后他强迫我抬头,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颜笑,我希望你有什么意见都直接和我说,我不希望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或许是我保护过度了,但是我会尊重你,我会给你自己的交友空间,但我不想看到你骗我。你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