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但除却尹厉对我的管制,我的人生还是因为能够重返校园而显得光明起来。

开学报道的那个早上,尹厉因为有例会,所以安排了司机陈伯送我。

“虽然戴了膝关节固定带,但是医生关照你还是不能长时间行走,多用用拐杖,不要逞强,知道么?报到完了陈伯会接你回来的。不要惹事。”

尹厉说完还警告似的看了我一眼,这才关上车门。

而随着汽车的驶动,车窗外的风景开始变化,我的一颗心早就已经在路上,甚至连和尹厉挥手告别都忘记了,也没在意后视镜里倒映出的尹厉的表情,只是一个劲地盯着前方展开在我面前的蜿蜒小路,再想起尹厉时候,回头才发现,他还站在原地,姿势都没有变,朝着我的方向望过来,身影越来越小,等绕过一个弯,他终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陈伯,你说外面现在是怎么样的?我穿的这样合适么?开学报到应该是怎么样的?现在校园里流行什么?H大食堂的饭好吃么?”这好几个月里,我能接触到的除了尹厉就是那些医生,对于突然要丰富起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而对于我这样热烈的期待,陈伯却并不热情。无论我怎样搭话,他都皱紧了眉头,眼神坚毅,嘴唇像是撬不开一般闭着。

我自讨无趣,也不再说话,只是压抑着心中的兴奋,盯着窗外陌生的建筑和街道。

一直听闻H大是名校,从来不缺杰出校友的捐赠,因此校园非常雅致,建筑也非常漂亮,很有人文气氛。然而等陈伯停完车,拉开车门把我请下来,却压根没给我参观参观未来学校的时间,而是直接带着我去了院系的办公室,注册入学,领学生证,教材,课程表还有学生卡。

陈伯把这些事情进行的快速并且有条不紊,而我瞪着眼前的教材,却还处于云里雾里。

法语现代语法,法语精读,高级法语……我望着眼前的书名却真有点懵了:“我是要来学法语的?”

这一个问句显然很没有底气,系主任带了点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推了推眼镜,语气很是不满:“你知道我们H大法语系本身就是整个外语系师资和生源最好的,而且政策里我们不接受转学生,何况还是插班生,这次也不知怎么了,院长竟然要我们破这次例。但我们一向采用精英教学,速度很快,强度和压力很大。我还是奉劝你们家长让她从头开始学法语,我们这里有个全日制的培训班,是由我们法语系最棒的学生单独一对一辅导的。”说着这系主任便要拿出一张培训班的宣传单来,“你看,价钱也合理,何况语言这个东西,要打好了基础,这样才能学好,盲目跃进的话,成绩也不会好看,即便有H大法语系这张毕业证,将来找工作也是个障碍。”

她这一番话说得颇有些语重心长。我甚至都在心里点头,可陈伯却不为所动:“没关系,这孩子心理素质好。”

一锤定音,我们在系主任不大友好的眼神中完成了一切的入学手续。之后陈伯去缴学费,让我在门口等。

这才是报到的第一天,并没有课,大部分老生都并没有来,整个校园都是一派慵懒的气氛,我等得百无聊懒,便抽出本教材随手翻起来,而直到我被书中的故事逗得笑出声来,我才发觉到,我似乎真的能读法语,并且没有障碍,显得这仿佛便是我生活里的一个常态一般。

这个意识让我有点心中激**,车祸后想不起一切一直让我沮丧,即便现在终于能站起来了,却心里某一块还是失落的,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哪里需要我,如今法语却像是这块缺失了终于被追回的重要拼图。在这个还带了陌生意味的世界里,我多么急切的需要认同感和一个让我能归属的群体啊。

在激动和兴奋里,我拨了尹厉的电话。我很想炫耀,想要宣告,我也是一个很有用的人,我也有很多别人不会的技能。

这个时候我头脑发热,所以当尹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地出口了:“尹厉!尹厉!我会法语!!!我会法语呢!!我原来是法语系的!”

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尹厉用法语说了一句恭喜,字正腔圆,语调标准,我用法语回了一句谢谢,突然有点挫败:“你怎么也会法语?”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