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知道他指的是过去的我,顿时有些自暴自弃地回道:“反正我现在就变成这样了。你刚才都看到了吧?你一定觉得我是个蠢货,像个跳梁小丑,是不是?”我不了解过去的自己,这让我挫败,刚才那一番对着镜子自娱自乐的行为,在尹厉这样的人看来,估计就是自恋的卖弄了,我有些泄气地想。

尹厉楞了楞:“我并不是说你现在不好,只是你过去并不是这样的。”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垂下了目光,我知道他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可我还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我以前认识你妹妹么?”

尹厉皱了皱眉,我知道我的问话已经逾矩了,但是他还是礼貌地回答了:“不,你们不认识,从来没见过面。”

“她一直在欧洲,这几年都没有回国过,我这次去欧洲,除了公事也是去看她。”

我哦了一声,目光从尹萱的照片上收回来:“她在欧洲是在跳芭蕾么?”

“是的。”尹厉却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再做停留,“跟我来书房,我有事情要问你。”

然后他领着我出了这个屋子,我看到他给门上了锁,那些让光影缭乱的镜子便被隔断在门内,这个芭蕾舞房便重新陷入尘埃。这一刻我的心里出现一种奇怪的情绪,明明这并不是一个让我舒服的屋子,此刻心里却带了点失落,也不知从何而来,扫兴之下我便只能把这归结于生理期前期综合症。

之后便亦步亦趋地跟着尹厉到了书房。这倒是我第一次进来,和想象中不同,尹厉的书房倒并不简洁,摆了不少古玩,雍容大气。

他走到书桌前抽出一份报纸丢在我面前:“这是怎么回事?”语气里没有责备,眼睛却紧紧盯着我,没来由的我便缩了下脖子,然后又畏畏缩缩地伸长抬头看了一眼他丢在我面前的报纸。

那上面是一幅占了半个版面的彩色照片。照片上面一行大字“寻人启事”,我心里揣测着,大约是莫行之帮我登上去的。

然而我再仔细一看那照片,却差点没昏过去。

确实是我的照片,正坐在轮椅上,正是选了一张我最丑的照片,眼睛甚至都正好在半睁半闭的瞬间,而等我颤抖着拿起报纸细看,才发现这个后现代艺术一般的寻人启事下面,除了一行联系电话之外,还有这样一行标语:“我从噩梦中醒来,却忘记了过去的一切。那些昨日我已无法掌控,而会有谁,来牵起我的手,带我走过今天,走向明天,告诉我我的名字和宿命。我,一直在等着知情的你,带我找回失去的美好。”

我拽着报纸咬牙切齿。

“颜笑,我给报社打电话问过了,这个寻人启事是莫行之登的,而且是他亲自写的标语,留下的联系方式也是他的。”尹厉一边说着一看着我,我周身不舒服,仿佛是被蛇盯上的猎物。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的莫行之,但是,颜笑,你对我抱有的敌意太深了。宁可相信莫行之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我心里骂着尹厉,对于我这样一个失忆的人,他和莫行之难道有分别么?不都是我完全陌生的人?可是嘴上却不敢如此表达:“你这不是日理万机么,我是怕麻烦你啊!而且我怎么会知道莫行之做事那样不靠谱。”

“我们确认曾经相爱并且订婚,但即便是这样,你也并没有和我讲过你的家人,我们都说过会给彼此尊重的距离,因此我并没有问过你,只期待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而你车祸之后,我也多方试图联系你的家人,但却没有头绪。”尹厉一边说着,一边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会和报社那边联系,交涉删掉莫行之的寻人启事。颜笑,或许不应该这样说,但也许,你的家人可能已经不在了。还有,即便你不记得了,但你还是我的未婚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