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其实记得和尹厉的第一次见面。在墨西哥行之后,我已经记起来了,只是我不想说。

那是一年的秋天,气候变得太快,一场秋雨过后就骤然降温。我的母亲因为友人的邀请去了德国,整个巴黎便只有我形单影只的一人。

那时候在舞团里几乎是全封闭的训练,我甚至没法出去买厚实的衣服,其余的女孩子都有亲友送来温暖的外套,只有我和尹萱没有。她算是独自出国追求芭蕾艺术的,在巴黎并没有亲人。

看到她每次也穿着单薄,不知何种心里,我反而觉得有点安慰。我不是一个人。

然而这一切很快被打破了。一天的午后,她便拥有了价值不菲的厚大衣。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她很有钱,并且有个爱她的哥哥。

“尹萱么,她出自尹氏,哥哥就是尹厉。昨天我看到她哥哥了,好帅,而且好温柔,看到尹萱就把围巾帮她围好。刚才我还看到他在练舞室,好像打算等尹萱练舞完一起去吃饭。”

然后我看到了尹厉,确实是英俊的年轻男人。表情有些冷冽。尹萱一蹦一跳地走过去,他的脸上便毫无保留地绽开一个笑容,像冰雪都要消融一般。我看到他伸手刮了下尹萱的鼻子,尹萱笑呵呵地挽着他的手,在自己哥哥的纵容下一路欢声笑语着。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嫉妒的滋味。

往常不论尹萱参加社交活动多么闪耀,我都可以无动于衷,麻痹自己,我牺牲了社交,所以在芭蕾上比她更有建树。可看到她的家人,看到她这样被爱着,我却心生毒液一般的嫉妒。

尹厉在那之后不断出现,有时候是宠溺地看尹萱跳舞,有时候只是安静地听她叽叽喳喳。舞团里的女孩子每次见他却都面红耳赤,恨不得争着和他搭话。

即使按欧美人的审美,他都是一个挺拔英俊的亚洲男子,带了欧美所爱的异国风情。

他太受欢迎,我没有机会和他说话。

直到一个黄昏,我穿着训练而没脱下的舞鞋和舞裙,穿过走廊,看到尹厉正站在休息室里。他大约等得有些乏了,出来透透气。然后我看到他点了一根烟。黄昏最后一束阳光打在他身上,他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或许只是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等我觉察的时候我已经走进了那间休息室。尹厉听到声音,有些疑惑地回头,他漫不经心地看了我一眼。我咬了咬牙,鼓起勇气,用芭蕾舞步轻盈地跳到他面前。

我用毫不客气的姿态夺下了他嘴唇间的烟。他的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态,定定地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