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尹厉直到第二天才回来,他进来关了我房里的电视。娱乐八卦频道里正播放着尹萱和尹厉那天新闻发布会的短暂片段,即便尹厉压制,仍旧有妄图博眼球的电台愿意得罪他。主持人正用一种探案一般的兴奋态度分析着为什么尹氏兄妹俩不约而同都喊出了“颜笑”的名字,态度却截然不同,而从旧日报纸也可看出颜笑此人便是尹厉传说中的未婚妻,甚至还是《唯有我起舞》里的女配角之一。

因为发布会的突然截止,所有人都相信有内部秘辛,尹氏兄妹和我,着实让观众和媒体谱写了一段段豪门恩怨情仇。

“颜笑,我安排好了所有工作,腾出了半个月的假期。”尹厉过来为了帮我整理了一下刘海。

我抬头看尹厉:“我想出去走走,想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安静地走走。”尹厉已经打算送尹萱回法国躲避狗仔娱记,也好好想一想人生,我却并不愿意一同回去。

对于巴黎和芭蕾,我都觉得如今的自己无力去面对。过去的记忆只被掀开一角,究竟是什么样的机遇让我想到要用这种激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第一次对法国产生了恐惧。我试图依靠柴可夫斯基和芭蕾让自己安宁下来,可面对练功房里一连排的镜子,那种心虚感却越发强烈,我无法面对自己,也再跳不出宁静的舞步,如今的我只想去一个陌生的国度独自流浪。我甚至不想尹厉跟着。

而尹厉在听完我的预想后竟然没有激烈反对,他态度甚至温和的有点不可思议:“可以的,萱萱和你都需要一段时间,我也觉得独自流浪很好,旅途和多元文化能让你对世界和自己都更加宽容。”

我看着他好看的笑脸有点愣神。

“但是我只有一个请求,你仍然是独自旅行,但把我带上,作为你的行李。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去看世界。”他说最后一句话,连语气都轻缓下来。

尹厉的眼神太过专注,但又气定神闲,他很肯定我不会拒绝,而事实也是。

我点了头。

我们就这样收拾了一个小背包,不会一句西班牙语,出现在了墨西哥的首都。

墨西哥城,带了点灰色,街头充满了涂鸦,张扬的颜色,这是一个拥挤狂野又热情的陌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