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可之后我便看了尹萱,我的姐姐,她正用一种高贵含蓄的姿态跳着,下巴扬起,我想接近她,但是打在她身上的灯光实在太过闪耀,我被刺目的光击退,我又重新弯起腰来,在她所带的光晕外转圈,姿态卑微,仿佛匍匐,我开始学起她的舞步,然后我们两个投在地上的阴影却不一样,她的优美,而我的却像东施效颦一般凌乱。

我开始对着自己的影子发怒。我追逐着自己舞台上的影子,想要撕碎它。然而这一切自然是徒劳。

我的姐姐那里传来飘渺的掌声。我终于扭曲了脸孔。

我愤怒,我嫉恨。

我用一个大腾跃跳向她,音乐变得激烈,她仍然跳着缓慢优雅的步法,而我却犹如入魔一般,步法散乱又带了剧烈的情绪,我不停旋转跳跃,仿佛带了无穷尽的爆发力。

我要跳出自己的绝望,自己的眼泪,所有的艳羡和挣扎。

我沉默寡言,是长年瘫痪依靠轮椅行走的残疾少女,可在这一刻,在自己内心的梦境里,我起舞,像我的姐姐一样。我热烈地跳,我的手臂诉说着我的压抑。在我每一个静默的动作里,每一个旋转里,有我苍白的在轮椅上度过的青春。

我每一块肌肉都在兴奋地颤抖。我听见自己激烈的心跳。

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我不要做别人眼中被怜悯的残疾女孩,我也想在舞台闪耀,我强烈地想表现自己。我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我要所有人为我鼓掌。

因此我憎恨我的姐姐。我憎恨她可以站在光鲜的地方,而我一辈子却不能这样放光。

然后我和尹萱的目光交汇了。在灯光下,她半边脸上都是阴影,眼睛却是定定地盯着我。

她突然放弃了之前导演和编舞设定好的缓慢动作。她从娴静的标签里跳了出来,跃到我面前,我们几乎脸贴着脸。她的眼神充满野性和不屈服。

那才是真实的她。

我跳一步,她便按照和我相反的方向也跳一步。眼神灼灼。我们之间充满了火药味。

我跳出了三个连续的高难度动作,尹萱紧跟其后,我们不断在空中旋转,交相落地起跳,疯狂地斗舞。

音乐越发激越,掩盖住我们舞鞋落地摩擦的声音。

我看到她眼睛里的话语。她也在跳她的角色,她是姐姐,无怨无悔照顾着残疾妹妹好多年,心中可怜着她,却也隐隐恨着妹妹的姐姐。

“凭什么你可以不用承受我这样的痛苦还不满生活?凭什么我在外面奋斗拼搏而你可以永世安逸?凭什么我要有你这样的附属品牵绊住我飞翔的翅膀?你嫌弃我太耀眼,却不想正是这样你才可以得以有和煦安定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