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我在其余群舞演员的艳羡里就这样“一步登天”被尹萱“钦点”为配角,当天导演就为我拿来了剧本,他对我仍然有些狐疑,毕竟相比国际大赛得主,我甚至看上去连一点新闻炒作价值都没有。

“有什么不懂来问我。”

这之后我便读起剧本来。其实整个电影里我需要出场的篇幅相当少,而需要跳舞的其实只有一幕。

《唯有我起舞》几乎是一个芭蕾女孩的一身。从贫乏困苦中,站在坑洼不平的黄土地中就开始坚持跳舞,直到一步步走向大舞台的励志故事。

而我要演的是女主角的妹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女孩。姐姐辛劳而不畏艰苦地每天推着这位残疾妹妹散心,照顾她。即使一路飞出了农村,站在了璀璨的舞台上,也不忘每次带着妹妹一起,想要与妹妹分享一路的荣耀,让妹妹也看到外面的世界。

而妹妹却在感激姐姐的同时憎恨姐姐。憎恨可以在舞台上收获鲜花掌声的姐姐,怨恨自己残疾的命运,在姐姐日益成名之时,她却越发心理扭曲。

是个带点争议的反派角色。

而我除去大部分时间坐在轮椅上和尹萱来姐妹情深之外,还有一段梦境。这段梦境里,妹妹在自己的幻想里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和姐姐一起跳舞,姐姐跳着优雅和缓的古典舞步,而妹妹的舞步却激烈而疯狂,像是和姐姐争斗着一决高下一般。两个人如影随形。

这是整个片子里唯一一次我和尹萱对舞的场景。

之后尹萱对我虽然态度仍然冷淡,却没有任何刁难,反而确实认认真真在跳舞拍戏。

不得不说她跳舞时候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骄傲的闪耀的,用手臂和双脚诉说的舞者。她的眼神热烈,从她腿部紧绷的肌肉线条里可以看出她不遗余力地在跳。通常是一场舞下来,她脸上的妆就全花了。即便导演为了怕她太过辛苦而请了强大的替身团,她也从来没有用过。

好像穿上舞鞋,她就不再是现实里那个骄横无理的富家小姐,只是沉浸在芭蕾幻境里的舞姬。

她的舞蹈矜持而雅致,带了古典的韵律,确实引得人移不开眼。没有一双手臂可以和她一样柔软又婉约。

我透过她的独舞变奏仿佛也能体会到那种贫穷中而挣扎着舞动的人生理想。

我双手发寒,她跳得比我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