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在沉沉浮浮的疼痛里被喂下了止痛药。

疼痛似乎干扰了我的思维,我的主体意识似乎离开了躯体,飘到很远的地方,我在头痛欲裂里听到嘈杂的争吵,无序的,纷繁的。一幕幕。

“她的腿本来就多次受伤,这样的摔法对她简直是灾难,你还要她打封闭针继续跳?这甚至可能成为她舞蹈生涯里最后一场舞蹈!值得么?不过是这样一场选拔演出,要冒着被毁掉的危险?”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尾调这样用法语问。

“她可以的。”然后便是那个冷漠的女声,“她和你我都不一样,她是完美的,她可以。”

我的脑海里是一双不断旋转的脚,充满了力量和美感,动作精准到仿佛麻木。然而仅仅看着这双完美的脚就让我感到疼痛,让我在半昏迷中都想要叫嚣着醒过来。

“如果疼的话不要忍耐。”在这种虚实的恍惚间,有一个声音安定沉稳,它温柔又强硬地捕捉了我的主体意识,牵引我走回自己的身体,像翻滚着恶意黑色的潮水般的回忆从我的身后退潮,我感觉到手中被塞进了另外一只手掌,大而暖和。

“你一点也不任性,你已经太乖太安静了。”我感觉到另外一只手拂动我额前被汗水沾湿的发,“你可以再任性一点。不用和任何人说对不起。”

我捏着那只手,一声不吭地熬过了那个晚上。

第二天中午十分我才慢慢醒过来,床边是吴可焦急的脸,床头瓶子里插了一束玫瑰。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男用香水味。

吴可明显松了一口气:“你可醒了。好在只是韧带拉伤,休息一阵就会好的。你在台上吓到我了,简直是不要命的跳法。就是有天分也不是这样挥霍的。”

我朝她抱歉地笑笑,捏紧了自己的手,掌心那里似乎还残余着昨晚的温度。

那是尹厉。他用的香水正是我送他的一瓶。多么狡猾的男人。他知道我不想面对他,却又无时不刻不想提醒我他的存在。他是这样有分寸,让我无法在这件事上讨厌他。

这次的事故让我休息了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只能拼命地看Frank给我准备的影碟,孜孜不倦,我在心里模拟每一个动作。

再不久就是《唯有我起舞》的选角试镜,我没有多少时间。

然而当我信心满满地再出现在练功房,令我意外的事发生了。吴可开始教导我旋转和跳跃,不停的连续旋转,缓慢优雅的旋转,单脚双脚的旋转。这一次她很耐心,可我却甚至无法保持长久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