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两个礼拜后,我照样精疲力竭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要收拾着离开,吴可却叫住了我,她递给了我一个盒子。

“现在你可以穿足尖鞋了。”她朝我难得地点了点头,“算是我送你的礼物。”

我意外之中有些激动地打来可盒子,里面躺着的并非是想象中那样华丽的缎面鞋,而是朴素的布制鞋。

“布面的足尖鞋摩擦力大,容易站立,更适合初学者。现在穿上试试。”

那是个奇妙的时刻。我在吴可的指导下扶着杆子试着用脚尖去站立,我的脚趾能感受到鞋子尖端硬邦邦的平面。我整个人抬高了一截,错觉里仿佛只要这样踮起脚尖,就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我侧着脸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

然而还没来得及感动,我的脚趾便开始觉察出钻心的疼痛,脚踝也开始酸麻。当这样完全垂直地站立时,脚没有了任何缓冲,全身的重量和任何移动造成的冲击感都施加在了脚上。我甚至觉得自己能模拟出脚趾在这双足尖鞋里受到挤压而变形,我感觉我的脚指甲正在一个个被生生劈开。

这种疼痛钻入我的肉体,钻入脚部的肌肉,骨骼,韧带和神经。

我想要停下来,然而吴可制止了我。

“再站一会儿,之后再脱下鞋子看看哪个脚趾擦伤了或者受挤压最严重,那以后你就用胶布把它们包起来,还可以根据脚上受伤的状况选择脚趾垫片或者凝胶,绷带。总是要受伤之后才能知道自己的弱处和如何保护它们。”

那天回家脚趾上便起了水泡,指甲也劈开了一个,鲜血淋漓。

而自从开始了足尖鞋的锻炼,我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

可惊喜却不断发生。我在芭蕾基础上表现的愚钝,然而突破了漫长的基础功,我的进步让所有人惊吓。

我僵硬的身体在不断的磨合锻炼里,仿佛加入了机油,经历了缓慢的启动之后以不可阻挡的速度开始运作。

我的动作比这里所有人都精准,就像精确计算过一样。

把每个动作都做到位,那才是芭蕾的精髓。每一个舞步,都要精致细腻,芭蕾是在诠释优雅,而优雅需要时间和矜持。

“你打破了这条定律。”吴可用不能置信的眼光看我,“你甚至仿佛不需要时间的孕育,好像那些动作是你与生俱来的天分,你只是在摸索着重新拿回来。”这是她第一次正面肯定我,“还有半个月就是进阶班的季度汇报演出,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当个陪衬的群舞。明天可以开始一起练习那支舞。演出可以请朋友家人来看。你学起来这么快,他们会为你感到骄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