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尹厉就那样安静地站在路边,他的手里捧了大把的玫瑰,引来路人无数。我目不斜视地走进公寓。接连两天都如此。他不开口叫我,没有打扰,只是每天捧着新鲜的玫瑰。而我家里放着黎竞送我的香水百合,浓郁的味道,开得肆虐。

再隔一天下楼,他除了手持玫瑰,竟然在脚边放了块牌子,上面大大咧咧用法文写了:“原谅我。”

我断然不知道尹厉也会做这样的事,倒是有点不知所措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Frank帮我联系了泰勒夫人,今天便是会面。

泰勒夫人是世界闻名的舞蹈艺术家,曾经在年少时候就获得殊荣,退出舞团之后便转行编舞,曾经对外公开过不会单独收徒,而我是唯一那个破例。

此时她姗姗来迟,而我越发紧张。心中总有忐忑。

她是我解开所有谜题唯一的希望。

然而当视线里出现这位名师雍容华贵的脸,我就觉得有些手脚发凉。她显然是认识我这张脸的,但她对此的反应却不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是冷静的有些冷漠。

“做个piroetteonpointe和后踢给我看看。”她的语气疏离,没有问候,没有拥抱,只是这么冷冰冰的一句话。

“我失忆了。”我有些局促,“我发生了车祸,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记得自己,也不记得您。”

泰勒夫人这才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也仅仅是一眼,她便接着说:“把腿给我看看。”说完就径自上前摆弄我的小腿,她蹲在我面前,面色沉静严肃,一路从脚尖脚背捏到小腿,之后她让我在她面前转了圈。

“老师,有什么问题么?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做完这些她的脸色便冷了下来:“我想我们没有谈的必要了。你也不要叫我老师。我不承认你是Alicia。你没有跳舞的腿。”她抬起头看我,语气却像在宣判死刑,“没有两条有力的腿的人,终其一生也不能成为一个在舞台上惊艳观众的舞者。你现在的腿,成为不了一个职业的舞者。芭蕾史上没有任何一个舞者有这样软绵绵无力的腿。”

她的粗暴专制让我愤懑和委屈:“可我就是Alicia,您是明白的!我可以重新跳舞!我不怕苦!”

“很多时候光有态度是不行的。你光有跳芭蕾的心,却没有跳芭蕾的腿。每个舞者都为了舞蹈甚至可以付出一生的心血,牺牲了所有,但最后能站在巅峰里俯仰世人接受万众朝拜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

“我很惋惜。Alicia是我非常看好的舞者,但是现在事实就是这样,没有芭蕾的Alicia不是Alicia,你不是她。”

我的心里乱成一片,我差点不明不白地死掉,艰难地活在骗局里,觉醒了想要找回过去,却发现所有人不再需要我。

没有了跳舞的腿的我,一无所有。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2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