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恍惚地回到家,途中收到尹厉的电话,他的声音仍旧温柔,带了点无奈地告诉我,今晚怕是要留在S市,赶不回来。

“你要乖乖的,明天早上给你带S市的特产糕点。晚上早点睡。”我握着听筒,那个瞬间却想丢盔弃甲,我只想对着尹厉歇斯底里地大哭,像任何一个不讲理的小孩一样,他们的年幼的人生里,最大的事也不过眼泪一场。

然而人最大的无奈便是成长,我必须像一个理智的成年人一样按捺不表,压抑住巨大黑色的情绪,告诉他,恩,好的。然后抬起头独自面对这个空阔而冰冷的房子,想下一步我该做的事,像一个成熟稳重的成年人。。

几乎动作机械的,我把Frank给我的那些旧报纸从头到尾逐字逐句看了一遍。那些报纸都泛了黄,大凡是些法国主流媒体的文艺评论和通稿,最久远的日期是在八年前的某一天:前歌剧院舞团首席领舞,现芭蕾届泰斗级的名师泰勒夫人,十年来首次收徒,舞者是一位亚裔,AliciaTang,报道里附上了泰勒夫人对未来学生的评价,“她生而为舞者,而我毫不怀疑,有一天她必将超越我,并把我们都甩得远远的。”

离现在时间最近的一条新闻就是一年多前关于Alicia的失踪,报道里称她刚和歌剧院舞团签约完毕,下个月将正式成为歌剧院舞团的首席领舞并进行第一次对外登台演出。

我茫然地看着报纸里女孩冷艳傲然的侧脸,觉得就像在看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

我还是什么都记不得。

Frank给我的包裹里报纸非常少,几乎都是录像带,录像带的背脊上都标着录像的时间。我随手拿起其中的一卷。

影碟机里开始出现一段跌宕的镜头,接着便是一张脸的放大,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头发盘在头上,穿着一身黑色练功服的女孩,对着近距离的镜头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便坐下开始穿足尖鞋。

她的身高看上去与我一般无二,但整个人却比我更瘦,身上肌肉的线条也更分明。我看着她神情轻松地靠着脚尖站立起来,摩擦舞鞋,压腿,站起来跳跃,落下,跳跃,落下,旋转,不停旋转,只有足尖鞋摩擦地面发出的声响,她在充满阳光和镜子的屋里跳舞,像一道光,舞步从容,充满了力量和美。那高高扬起的脖颈白、皙,充满了优美的弧度,像是正要起飞的天鹅。

“芭蕾不仅是一种舞蹈,更是一种人生态度,你用脚尖站在地上,你站得比自己原来能够的更高,你看这个世界的眼光也应该更高,作为一个芭蕾舞者,永远永远要用你所能够达到的最高姿态去生活。我们生而骄傲高贵。”

“在你旋转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而是永远记住,盯紧一个目标,只有盯紧一样东西,你才能保持重心的稳定,你的渴望和梦想,都只来自于这一个目标,就是芭蕾,外界再多**,你也只有这样一个要紧盯的目标,你和融入到你本体的舞蹈。你就是舞蹈本身。”

我的脑海里没来由得想起这样两段话,仿佛它们本来就在我的记忆里休眠,只是一不小心被唤醒了一样。

录像带里的女孩仍然保持着高贵的姿态在跳着古典而高雅的舞步,她的眼神不软弱,不温柔,而是带了流动的艳丽和矜持,画面是安静的,只有她不停跳起落下的声音,她偶尔停下来擦干净身上和地板上的汗水,防止被自己的汗水而滑倒。

然后她终于跳得累了,停下来,脱下舞鞋,露出伤痕累累,带了水泡的脚,开始活动脚趾。

我的眼光停驻在这一个画面上。

那是一双和我几乎一样的脚。与刚才优美的舞步相比,简直算得上丑陋,而图像里的女孩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镜头,毫无言语,只是用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镜头,我仿佛有一种坠楼般的失重感,她扬起和我一模一样的脸,虽然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却好像挑衅一般,隔着屏幕与我对视。录像到这里便停了。

我仿佛被蛊惑一般,翻出另外一个录像带。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2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