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后来我果然没有拦截到尹厉,当晚他回来的时候倒是表情淡然,脸上的唇印已经擦掉了,他径自进了浴室,洗完澡才带着一头湿漉漉的水珠过来开酒。

我讨好地对他说:“今晚谢谢配合啊!”

可他却没搭理我,只看了我一眼就起身去拿酒杯,然后倒了小半个底,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查邮件。

眼看酒很快就要见底,我看他意欲起身,便终于忍不住拉住了他:“哎,我也不是有意的嘛,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干啊,技术不成熟情有可原,我怎么会想到会有副作用,何况你自己也不好啊,你以前就没有类似的经历么?你该自己有意识检查脸上有没有唇印啊!”

尹厉这下终于笑了,眼睛都眯了起来:“颜笑,敢不经过我同意这样亲我脸的,以前还没有。”

我哼哼哈哈笑了两声,看得出尹厉的心情不错,便信口开河道:“这叫帮你破廉耻,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这种过剩的廉耻心第一个就要丢掉,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以后就懂了。”

尹厉没有答话,他近来对我越发纵容了,我对他原先有着的那一份不敢靠近感似乎也在崩塌,我望着他喝尽了杯里最后一口红酒,听他自语一般地说:“你和以前真是判若两人。”然后他俯身下来,又吻住了我的嘴唇:“让我们来加深一下今晚的记忆。”

他的眼睛深情而带有欲、望,我突然不敢直视。好在他总是礼貌而克制的,最后尹厉吻了吻我的额头,便去了书房。

而等尹厉回书房了,我才终于掏出了手机,那上面还有莫行之发给我的短信,有着那个法国华裔的联系方式。这两天不管无意还是刻意,魏严的事情让我很好地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转移了视线。可我终究知道,对于这件事我恐怕还是要面对,这样惊人的一致的面貌,不是一句巧合可以解释的。

换做几个月前的我,恐怕此刻都不会有甚至一秒钟的迟疑,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即使过去对我而言将是最差的部分,也不过那样,我没什么好失去。可现在不一样,我对现在的生活满意,我不想迎接任何变数。我望着手机里的联系人名字,仍然下不定决心。

这件事一拖就被拖了一个星期,我选择性的忽略了它,我用从魏严那收入的钱给尹厉买了一条领带,剩下的零钱给家里添了一套碗,给尹厉买了一个围裙,鼓励他好好干家务,而这一个星期里尹厉竟然都非常配合地每天刷碗。

今天正周日,尹厉下厨做了菜后便穿上围裙去厨房洗碗了,我摸着肚皮坐在饭桌前打游戏,午后的阳光正盛,让人禁不住便有些懒洋洋,我抬头看了一眼尹厉,透过厨房的窗户,阳光打在他的侧脸,显得温暖而随意。和他平时做事一样,他洗碗的时候都让你觉得严谨可靠,仿佛是在做另外一件隆重的事。

我打了个哈欠,眯着泪水迷蒙的眼,对着尹厉好看的侧面喃喃道:“哎,真好看。”

水声太大,尹厉没有听见,他关上水龙头,“恩?”了一声,脸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表情是柔和和迷糊的。

这个男人最温和的一面,全是我的。我满足而恶意地想着。而尹厉总有一种魔力,在不经意间不断击中你,让你再一次地领略他的吸引力。他冷酷的时候我觉得他漂亮禁欲而且高不可攀,处处带了高傲贵气;他温和的时候我又觉得他隐忍强大柔和。

他可以是别人眼里执掌生死地翻云覆雨的尹厉,但只有我可以看到他看着八卦杂志自己新闻时候微微皱起的眉角,只有我知道他起床之后半个小时内迷糊的表情,只有我可以半夜睡不着去敲他的门。

他和我的过去扑朔迷离,我曾经防备他敌视他,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此刻的每一秒都是鲜活的,此刻我越来越喜欢这个人,只希望他也一样喜欢我。

“你刚才说什么?”这时候的尹厉已经洗完了碗,身上还带着青柠的洗洁精味。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1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