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尹厉虽然最后同意了推掉苏青东的饭局来就我们的,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方案。因此我和魏严也仍然情绪紧绷,而魏严一边开车往帝星赶,一边还要安慰杜邦先生,显得有些疲乏。倒是我,倒车镜里显示出的脸反而比来时气色更好,而为了这一次的谈判,我化了淡妆涂了口红,此刻看上去也颇有点干练的味道,不得不说,莫行之带我看完画之后的沮丧和慌乱,在见到尹厉之后反而消失不见了。

“果然还是异性互相谈判容易达成合作,”魏严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我,“倒是第一次听你搬出你男朋友来,不过尹厉他竟然有固定的女友么?看上去感情应该不错,他才会被你的说辞打动。”

魏严笑了笑继续道:“这是你真的男朋友还是被你拿来打幌子的?”

我不觉得这是个和他坦白我和尹厉关系的时刻,但还是坦白了一半:“是的,我有一个男朋友,从我出车祸以后一直守着我,他应该算爱我吧。”

之后魏严便不再说话,我们很快到了帝星。

魏严在点菜,我便陪着杜邦先生聊天。老先生是戏迷,几乎巴黎的每个戏院都去过,而令我吃惊的是,他说的那些剧院戏院或者上映的各类表演,我竟然都能和他交谈甚欢,很有共同话题。

“小姐,你是在巴黎生活过吧?我真是难得遇到像你这样对巴黎的各类新老剧院都那么熟稔的年轻人,就是现在正宗的巴黎人,也大多不了解剧院,多可笑,巴黎虽然是文化艺术的花都,它的璀璨却被太多当地人忽略了。”

我对老先生笑了笑:“只是读得书多了,其实也并没有高深的研究。”然而我心里却又被迫想起那幅巨大的油画来,而手中的手机里,还躺着那个电话号码。

我对巴黎和法国有些熟悉的过头了,仿佛我真在那里生活过,似乎这部分生活就在我记忆的某一个角落里安躺,而相比我对现在这个城市却相当陌生。

“来,菜基本点好了,看看你有什么想吃的补充下。”好在魏严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他把菜单丢给我,挑了挑眉。

我接过来一看,为了拿下尹厉,魏严这次真是大手笔了,这点菜的原则简直是“只点贵的,不点对的。”我拿笔划掉了所有昂贵的海鲜类,换成了素雅的菜色,然后才把菜单递回给魏严:“尹厉海鲜过敏。”继而神色自若地加了句:“我昨晚调查了一下尹厉的背景,恩,你懂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么。”

魏严笑了一下:“是的,你是看到了他的八卦新闻说他女友,才想到最后一招的么?”

我喝了口茶,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