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二天醒来,宿醉的后遗症,我的头还是隐隐的有些发疼,但模糊地能回忆起昨晚的一些事,想起自己那耍赖的德行,实在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好在尹厉也并没有拿来调笑,因此我便用一句“我真是喝太醉了!昨晚什么都记不得了!”来掩饰而过。

报纸上倒也没有昨晚尹厉的那句“未婚妻”而平添什么八卦新闻,倒是有不少莫行之的花边新闻。

而下午的时候,这位娱乐版的男主角倒是在百忙之中给我打了个电话。

“颜笑!有好消息告诉你!”他的声音振奋,但我总有种他此刻神志不清的错觉,“是这样的!我找到一些关于你过去的线索了!待会我过来接你,带你去看,你一定不敢相信!这竟然这么巧合。”

坐上莫行之车之后,我才有种无所适从感,我极有可能快要和我的过去见面了,这让我多少有点惶恐不安,而莫行之在驾驶位上感叹:“哦,你不知道,颜笑,真是巧合,我的现任女友莉莲是经营画廊的,这次她从欧洲弄了几幅画的临摹品过来,挂着展览,结果真让人不可置信,其中一副画中的人,完全就是你的样子!”

我有些失笑:“这应该不可能,我怎么会变成画家笔下的人物,还是欧洲的,太夸张了,兴许只是长得像。怎么可能是我。”

然而真正到了那副展品前,我才真的被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作为人物肖像来说,那是一幅尺寸过于大的画作,整整地占据了半面墙,而那里面,却赫然是我的脸。那些脸部特征,几乎是没法否认的。在这幅画前,我完全调侃不出“撞脸”这种说辞。

我看着这幅画有些结结巴巴:“可是,我,我不可能有这种表情。”然后我茫然地转头看莫行之,仿佛希望他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而他也正拖着下巴,目光在画作和我之间逡巡,一边看,一边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整个脸和身材确定是你没错,可是这脸上的神态”他摇了摇头,“你不可能有这种表情,实在太有违和感了。”

画作者用了一个很好的光影角度,画作里的女孩穿着雪白的礼服,裙摆一路蜿蜒着从楼梯上绮丽地铺陈下来,她的手上戴着雪白的手套,正漫不经心地提起一边的裙裾,四肢纤细,脖颈美丽,像是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小姐初登社交圈般正要走下铺着红色地毯的楼梯。而她的脸上,与其说表情,倒不如说没有表情,那是一张高雅贵气带了微微冷漠的脸,却让人移不开眼,是很禁欲的美貌。

我在这幅画作前觉得毛骨悚然,这分明是一样的脸,却因为表情和气质,有了万千的差距。

“或许,我想,你有个孪生的姐妹?或者是失散多年的姐妹?”莫行之试探地问道,然后他拍了拍脑袋:“等我打电话给莉莲问问。”

而在莫行之打电话的过程里,我一直盯着眼前的这幅画,真不敢相信,我或许真的有一个孪生姐妹,因为即便这真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我也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表情和装束。

莫行之挂了电话,表情是难得的严肃,“莉莲说这幅画的作者其实并不只画了这么一副人物,他有一整个画室,到处是这个女孩子为主角的画作,莉莲当时都看傻了,这幅放在这里展览的,只是一个经过画作者授权后的临摹,真品他还收藏着。哦,画作者是个法籍华裔,莉莲只知道他叫Louis,似乎中文的姓是黎。”

我有些无措:“我回去告诉尹厉,说不定我身世曲折,这么一折腾,还能找到我的亲姐妹。”

莫行之看了我一眼:“颜笑,我觉得这件事很蹊跷,你最好还是先别什么都告诉尹厉。莉莲说,画作者告诉她,画里的是他深爱的人,并且已经失踪14个月了。就像是从法国人间蒸发了一样。”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没记错,你从车祸昏迷到现在,差不多也有一年多了吧?而且你的法语,完全没有口音。”

莫行之的目光有些渗人,我突然觉得后背发凉,总觉得离开一些什么东西,很近了,但对于这些过去我一直渴求的东西,此刻却生出了害怕的情绪,只希望面对的时刻永远不要到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1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