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开始只是微弱的头疼,我翻了几个身,以为是喝酒的缘故,可渐渐的,却也觉察出不对劲来。头疼仿佛巨浪般汹涌而来,伴随着片段的影像。

是一间逼仄的屋子,带了潮、湿和闷热,我的身体似乎还能记起那种皮肤黏、腻的不舒适感,以及内心隐隐的压抑和快要喷、涌而出的某种欲、望。有人指着我在训斥什么,我似乎受了伤而坐在地上。而当我想在这个影像里继续前行,想要看清楚那个训斥我的人的脸,那些汹涌的回忆却仿佛是飓风过后的海面,又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然后镜头跳转,是雷鸣的掌声以及璀璨的灯光,可这个影像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却是个脏乱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个外形怪异的钟楼,斑驳的墙面上都涂成了橘黄色,可这阳光的颜色却并没有带来光明,我能感知到压抑的哭声,吃不饱的胃疼,穿不暖而对冬天来临的恐慌,这些情绪仿佛来自我本身,我能体味到那种想要离开那个地方的强烈欲、望。

随着这些影像的一闪而过,我的头痛却是越来越剧烈。我抱着头呜咽起来。我知道,这些怕是我过去的回忆,可是因为太过杂乱,这些痛苦的,压抑的,支离破碎的情绪同时涌向我,甚至没有按照时间的顺序来编排,只是一刹那一起冲过来,要吞噬我一般。

我记起针管插、入的刹那,不停摔倒的疼痛,有人用期待骄傲的眼神看我,有人恨我,有人爱慕我,然后这些情绪和片段都消失了。只有内心里深重的孤独,以及怨恨,浓重的怨恨和茫然。

可我的回忆只到此为止,我没法把这些情绪串联成我完整的过去,我甚至不能理解自己曾经那么用力的在怨恨什么。似乎有一些脸从我的眼前闪过,他们用着不同的表情张着不同的口型在向我诉说和传递什么,每个人似乎都在说“你知道自己是谁么?”

是啊,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你们又到底是谁?我的脑海里仿佛真空,拼命想找到答案,却是徒劳。

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了,而这伴随着回忆而来的头疼让我难受地想要吊死我自己,只要当我一试图回想,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变用一种要谋杀我的架势占领我的思维。

我蜷缩在**,终于忍受不了,大声地叫起来:“停下来!停下来!”窗外雷雨交加,我大口喘气,睡衣衣襟已经被汗水打湿,仿佛一条刚从油锅里捞起来的鱼,狼狈难堪而濒死。可头疼和回忆并没有因此宽恕我,仍然有五光十色的场景在我脑中变换,用我没法承受的速度和力度,世界都仿佛在我眼前扭曲起来。

我开始用头撞墙,期图能驱赶和叫停这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