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这之后我竟然便没有再看到尹厉,第二天我本想早起看下他的恢复情况,却只见到已经空了的床铺,心里不知道怎么的,便有些失落,但憋了口气一般,我并没有主动联系尹厉。

倒是魏严给我打了几次电话,他正在翻译一个法国进口食品的配方,向我询问了几个生僻用法。然而即便是这么几个电话,竟然还给我惹了麻烦。

魏严的女朋友苏琳琳不知道听信了什么谣言,在周一的时候便找上了我,带着她的姐妹团,但倒是笑着的:“颜笑,今天我生日,想全班一起聚一聚,今晚我请客大家一起庆祝庆祝,也特别谢谢你昨天帮我们家魏严,他就这样,法语有些用法学得寥寥草草,要不是你,今天我生日他估计都要忙的忘记生日礼物。”她一边说着,一边状若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手里的爱马仕手提包,然后眼里露出些娇羞,再抬头对我不好意思地一笑。

“生日快乐!可惜我不知道,今天什么礼物都没给你准备。”

苏琳琳大方地笑了笑:“没事,你只要人来了就好,何况你帮魏严就等于帮我,那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而等苏琳琳走了,身边的吴梅便拉了拉我的衣袖:“小心点,今晚她肯定要给你使绊子。苏琳琳这人妒忌心特别强,上学期刘蓝蓝和魏严一起要出一个法语小品,两人一起排练,有几次蓝蓝就帮魏严打了饭,结果苏琳琳就动用家里的关系,把蓝蓝去法国交流一年的名额给弄掉了。”

虽然苏琳琳刚才那番作为里,便很明显的宣告魏严的所有权,聪明人都能体会到点挑衅,但我也并没有在意,毕竟我有什么好给她使绊子的。

结果当晚有些意外的倒是,苏琳琳并没有叫上魏严,她甚至没叫任何一个男同学,只说这是girls’party,宴请了全班的女生,由家里专门的司机开了好几辆车载着大家来到了一个高级会所。而一看到这会所的名字,女生群里变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竟然是宫阙!这里面不都是金融商业界才能进去的么?是会员制的呢,要年收入达标才发给入会邀请的。”

“苏琳琳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我们真的进得去么?”

苏琳琳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些疑惑,只是自信地笑,她今晚穿了一件镶钻的小礼服,显得高挑和艳丽,然后她和宫阙门口的侍应生说了几句,便带着众人一同走了进去,沿路一些女生便已经开始为走廊里气派的设计发出感叹。而在大厅里走动的人,也都俨然一副上流社会模样。

而穿过两条走廊,转个弯,光线便暧昧起来,这里是个酒吧般的设计,苏琳琳在阴影里转过身,露出一个笑容:“今晚不玩真心话,我们直接大冒险,大家不醉不归!”

她这个笑容在光影里显出点阴森的感觉。让我寒毛一竖,只祈祷自己别落到她手里。

“哎呀,颜笑,你输了,这次轮到我惩罚你了!”可惜天不遂人愿,当苏琳琳像是逮着了兔子的狐狸般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妙了。打牌定输赢,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让你做什么好呢。”苏琳琳搅着酒杯里的樱桃,咬了咬嘴唇,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那这样吧,你看到对面吧台上那个穿银灰色衣服的男人了么?你上去和他告白说喜欢他,然后强、吻他一下。”

我心惊肉跳地按照她的描述看过去,心倒是奇妙地安定下来了。因为穿过吵闹暧昧的人群,我看到了尹厉。

他并不是苏琳琳所指的那个穿银灰色衣服的男人,银灰色衣服的男人穿着打扮上显得轻、浮,眼神飘忽,仿佛正在满场寻找猎物,而尹厉却不一样,他的西装解开了两颗扣子,显得随意不羁,此刻正一个人斜靠在吧台的角落里喝酒,像是刚完成一场商务谈判后的放松,而又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两个企图搭讪的女人因为他的不理睬,也觉得无趣走开了。

我转头看苏琳琳,她此刻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些得意的看好戏一般的神情。她熟悉这个会所里的人,而故意指给我看的那个银灰色衣服男人,想必也是圈子里出名的花花公子,要是我真去告白强、吻,人家倒是以为我是个倒贴货色,那才要麻烦不断。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