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二天是周六,醒来时候便已经算是下午了,在屋内找了一圈尹厉,他果然已经出门忙了,只留了个字条给我,告诉我食物和水果都在冰箱,有事电话他。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同样简单冷硬的字迹,只在句尾署了个尹字。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多少有点失落。尹厉和我即便每天住在一起,实际见面的时间也并不多,他总是恰到好处的控制着一个度,不会让我们更亲密也不会让我走得太远,比如他绝对不会连续两晚回家吃饭,一个星期里也至多约我出去一次,每天绝对不会和我说超过二十句的话。他很有分寸地徘徊在我的生活的临界线里,我既驱逐不了他,又无法让他主动走近。这样的事实让我莫名的烦躁。

所以当晚上7点魏严的车子在楼下按喇叭的时候,短暂的惊讶之后,我还是决心同意他的邀约,一起出去吃个饭散个心。于是胡乱换了套衣服,抓起包就下了楼。

可惜魏严对我的迅速似乎并不满意,他有点挑剔地看了我一眼:“你都不打扮一下就出门么?”

而我的注意点也并不在这上面,我在车里探头探脑:“没有其他同学?”

魏严原本还算温和的语气便突然带刺了起来:“我可没有闲情跑帝星去开同学会。”然后他看了我一眼,“颜笑,你住的地方可真是让人意外。我去翻了学校教务记录的你的联系信息,看到地址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夜色里我看不清他眼睛里的情绪,只能感觉到车子平稳前行,而魏严的声音也在黑暗里平稳地传来:“颜笑,你知道要多少钱才能住在你现在那个地方么?你骗得了那些女生,但是骗不了我,你那些衣服,分明件件都是真品。”

然后他的语气里带了明显的疑惑和好奇:“我很想知道你家里是干什么的?你和谁一起住在那个房子里?”

实际当我坐进魏严车里,发现气氛有些诡异时,就有些后悔和他出门吃饭这个决定,而他这些问题甩出来时候,我的后悔更是达到了顶峰。我隐隐能猜到他心里想问些什么。

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我不喜欢别人来窥视我的生活。

可魏严似乎迫切的需要知道答案,他对我的沉默视而不见,只是继续询问道:“你的档案记录里家人栏都是空白的。你一个人住么?”

我终于忍无可忍:“魏严,我不知道你想试探什么,但我都没有必要向你报告我的私生活。”

魏严又那样玩味地看了我一眼:“你是真不知道有人在背后编排着你什么么?”

我也学着魏严的样子给他来了个同样意味深长的眼神:“编排什么?说我是别人包、养的,所以才有钱住豪宅买名牌?其实是金屋藏娇见不得人的身份?”

果然他的眼睛亮了亮,一脸兴致盎然愿闻其详地看着我,似乎笃定我会为自己辩护,澄清那些谣言。

我摆了个深沉的表情:“我信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然后我对着魏严灿烂地笑了笑,“我还知道一句话,‘多管闲事多吃屁。’”

魏严并没有生气,反而显得很有兴致。这份高兴一直持续着整场晚饭,以至于面对我风卷残云一般的吃相他也保持着愉悦,最后掏钱结账时候也是眼睛一眨不眨。

“我帮你一起做翻译!赚钱了请你吃饭!”对于我自己的食量,我很是羞愧,魏严和尹厉莫行之不同,他并不是什么世家公子,闲聊中我才得知魏严从大二开始就创业了,开了一个法语翻译机构,他的车子和现在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自己挣的,这让我多少对他很刮目相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1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