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了口唾沫。中午喝多了酒没来得及享受这等尤物,现在正是时候。他迫不及待的伸手……

顾天麟正盯着杯子出神,猛然擒住一只咸猪手,转头直视江左太郎“你要G什么?!”

江左太郎一愣,见顾天麟此时表情全然不同之前温顺,黑白分明地眼睛直直盯着自己,令人颈背生寒。

想到自己被一个小宠吓住两回,江左太郎恼羞成怒,脸Se一沉“八嘎!”骂着就要扑上来。

“嘭!”

“啊!!!!!!!!”惨叫声突然响彻寂静夜空,声音之大,足以吓醒周边沉眠地居民。

花厅里,所有人都惊住了,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顾天麟脸Se苍白,神情Y冷,慢慢站起身来,白皙的手拿着一把小巧手枪对着脚下翻滚惨叫的江左太郎,黑Se枪身在灯下反S出幽光。

钱彪第一个回神,看到江左太郎地惨状,和流了一地的鲜血,看着顾天麟和那把枪……“你!……你……来人!快来人!”

门外呼啦啦进来十J个卫兵,那些日本鬼子也拔出枪来对准顾天麟,瞬间剑拔弩张。

钱彪站在卫兵身后,满脸狰狞“顾天麟!你疯了!!”他不该掉以轻心,以为顾天麟只是斩断翅膀地金丝雀,不想却是只会伤人地鹰!

江左太郎惨叫声弱下来,翻滚着两手捂着腿间,血还在不断流出,剧痛让他眼前发黑“别,别杀我!别杀我!”。“呵呵!”顾天麟抬头语调温和“你说的对,我疯了。”狠狠踢了江左太郎一脚。环视四周对准自己的枪口,顾天麟转向钱彪,轻笑“钱彪,我今天就没想活着离开,纵使死了,阎王殿里,也要记我一功!”

钱彪被顾天麟眼中的恨意看的心凉。

“至于你!钱彪,李鹏飞不会放过你的!!!!”顾天麟笑的开心。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钱彪怒吼。

“嘭!嘭!!”连续两声枪响。

枪声消散,顾天麟还站着。

钱彪身前两个卫兵软软倒地。是被一颗子弹穿透的。

同时倒下地还有一个日本兵。

“钱彪你找死!!!”一声怒喝如奔雷震耳,敲在众人心头!

随着大喝,情况瞬间逆转,大量士兵举枪冲进来,包围了日本鬼子和钱彪一伙,屋内立刻变得拥挤。

顾天麟看着大步向自己走来的人,有种做梦地不真实感,近了!近了…………

李鹏飞一把抱住顾天麟“我回来了!”

顾天麟被巨力勒地喘不过气,却定定凝视李鹏飞,双唇抖了抖,却一个字也发不出。下一秒闭上眼睛,倒在李鹏飞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