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我不知道的事

躺在**,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却不知道这股不安从何而来。

此时,小桃忽然进来道:“夫人,王母娘娘请您过去一叙。”

我微微蹙眉,这个时候王母娘娘找我干嘛?

到了王母娘娘的寝殿,我微微欠身行礼,“晴儿见过娘娘。”

“你就不要多礼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事要跟你商议的。”她回头瞥了一眼小桃,后者自觉退了出去。

见此,我的眉头皱得更紧,到底是什么事,让王母娘娘这么神秘。

“晴儿,你知道你离开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过什么吗?”王母娘娘半倚在**,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雪白的脖颈和锁骨,十分美丽诱人。

我微微摇头,除了知道北堂越被魔君附身当上了天帝之外,我算是一无所知。

“哎。”王母娘娘微微叹了口气,缓缓坐起来,目光变得幽深。

“在你走后的半个月,都很平静,平静的吓人,不过那个时候谁也没有在意这平静后面到底代表着什么。”

我并不言语,静静的听着。

“后来,终于有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天帝忽然病了,而且毫无征兆的陷入沉睡。”说起这个,王母娘娘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波动,似乎那个人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天庭的公务渐渐耽搁下来,在没有人处置,而且那些得力的大臣也因为各自有事,不能处理公务,在后来,有人出来推荐北堂越做代理天帝,他们自然欣然应允,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这一切太顺利了,顺利到像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我微微点头,这件事本来就是那个魔君设计好的,只是我不知道他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坐上天帝的位置。

王母娘娘似乎口渴了,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又道:“后来,天帝就不见了,我试图私下打探他的下落,却言无音讯,就在这时,东屿来找我,原本他准备和我说什么,却被北堂越带人抓了个正着,现在被关在禁地里,如果越儿是真的恢复了,就请他放了他们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有报应,也应该让我来承担。”

我诧异的看了王母娘娘一眼,却发现她面色平静如水,半点波动也无。

“娘娘,敢问你现在还对谁有情?”爱情本应该是锦上添花的好事,但大部分人都会将爱情变成悲剧,一场他自己都无法预料的悲剧。

“情?”她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