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琛看着她弯得像月牙的眼睛,摸了摸她的头发:“外面冷,回家再说。”

陆星知道他是默许,笑眯眯地挽着他的手臂往大门走,刚才看到小哈她很惊喜,没想到他会提前把它们接过来,小哈显然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有很大的院子,就算没人遛它,它也可以自己在院子里撒欢。

小哈隔着四五米的距离跟在他们身后,陆星换好鞋子朝它招了招手,小哈见傅景琛走远后才欢快地奔上前。

陆星伸手按住它的脑袋,小声道:“不要乱动,看到我的手受伤了吗?乖乖地让我摸摸。”

小哈眯起眼睛享受,陆星拍了拍它,然后走回客厅,小哈屁颠颠地跟在后面。

傅景琛原本只请了打扫的钟点工,陆星受伤的那天,他就请了个专门做饭的阿姨,陆星的一日三餐都是阿姨做的,营养均衡,除了早饭之外,每顿必有骨头汤,菜色也全是有益于骨头愈合的。

此时阿姨正在厨房准备晚饭,傅景琛换了身深灰色的家居服从二楼下来,小哈似乎对二楼挺好奇的,黑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楼梯。

陆星安抚地摸了摸小哈,想要上二楼,还得她去求求情,卖卖萌。

傅景琛走到沙发前将她拉起,陆星心想,又要消毒了。

他这么讨厌狗,那么嫌弃小哈,现在却允许小哈住进了他家。

这是他对她的宠溺,宽容,纵容。

傅景琛用毛巾仔细地把她的手擦干净,陆星一直定定地看着他,忽然问:“景琛,你喜欢我什么呢?”明明她小时候不是那么漂亮,还有一只耳朵听不见,还有丑丑的疤痕,在别人眼里她是个带有残疾的小孩。

十七岁的时候明明感觉到了,却不敢相信,他们分开这么多年,很大的原因在于她不够勇敢,一直没有勇气回来。

有时候她很好奇,他到底喜欢她什么,可能这个问题有些小女生,但放在她十七岁的时候,她肯定不敢问。

所以啊,她现在就想问,想知道。

傅景琛把毛巾挂好,刮了刮她鼻子,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回答:“我也不知道。”

她的好她的缺点,在他眼里都是好的。

陆星正屏息等待答案,结果他来了这么一句,她气闷地捶了他一下,阿姨在外面喊了一声。

饭菜做好了,傅景琛笑着牵起她的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5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