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挤到病**,轻轻把她抱入怀中,一会儿亲亲她的耳朵,一会儿亲亲她的额头,她的嘴唇,各种亲密绵缠。就像六年前在纽约,傅景琛悄悄去探望她的那个夜晚,那时候她是有感觉的,但她总以为是梦,那种感觉美好得太不真实,她怕醒来什么都没有看到,会难过,所以宁愿让自己沉醉在梦中,不愿意醒来。

可是,这次的触感好真实,呼吸间除了医院的消毒水味之外,还有她已经很熟悉的,独属于傅景琛身上好闻的味道。

陆星渐渐掀开沉重的眼皮,傅景琛英俊的脸慢慢在眼前放大,清晰。

他以额头抵着她的,感受了几秒钟,才微微起身盯着她,低声道:“退烧了,知不知道你昨晚烧了一晚上。”

陆星还有些懵,一时间分不清是六年前,还是现在,是现实还是梦中。

呆愣地看着他好久,才反应过来,是现在。

她有很多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几点?一晚上……你怎么知道我烧了一晚上?”她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

傅景琛轻轻勾起嘴角,低头亲了她一下:“快八点了。昨晚最后一班飞机回来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你给了我一个惊吓。”

原来他昨晚就回来了啊……怪不得她总觉得好像有人抱着她,这次不是梦。

陆星无辜地眨了下眼睛,他俯身抱了抱她,她听到他深深吸了口气。

“陆星,你真是要吓死我……”

陆星想抱抱他,却发现自己的左手伤了,有些沮丧地用脑袋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我没事了,除了手有点疼,头还有点晕,肚子有点饿……”

傅景琛被她最后一句逗得无声笑了,拉着她起床:“去刷牙洗脸,早餐已经送过来了。”

傅景琛站在她身后:“要帮忙吗?”

陆星吐掉口中的白泡沫,又漱了漱口,把嘴边的泡沫洗干净,抬起大大的眼睛看他:“帮我洗脸吧。”反正小哈舔过她的脸后,他就要给她消毒,给她洗脸这事,他早已轻车驾熟。

傅景琛笑了笑,拧干毛巾将她半抱在臂弯里,陆星整个人倚靠在他身上,仰起脸享受地闭上眼睛,任由他手中温热的毛巾细细地擦过她的脸颊。

给她洗完脸,他俯身吻住她的唇,轻柔地吻了一会儿才牵着她出去吃早餐。

早餐是白粥和几道小菜,适合刚退烧的病人吃。

陆星是真的饿了,一口气吃了两碗粥,吃过药,又接受完检查,一个上午都快过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5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