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语气正常,吐字清晰,一点也不像喝醉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他的呼吸比平时更灼人,陆星在他怀里轻颤,恍惚间觉得她才是那个喝醉了的人。

别咬她的耳朵啊!陆星又是一阵颤动,红着脸躲开,声若蚊鸣道:“你都没有求婚……”

原来是因为这个?傅景琛低低笑了出来,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与他面对面。

陆星看清他满眼的戏谑,忽然恼羞成怒地捶了他一记:“笑什么笑啊,本来就是啊,虽然我肯定会嫁给你,但你都没有求婚,我的存款……我的嫁妆早就给你了!你连个戒指都没买。”

傅景琛迅速抓住重点,眉梢微挑:“嗯,你肯定会嫁给我。”

陆星:“……重点不是这个啊!”

重点是没有求婚!没有钻戒!

礼服都能一口气给她买了四套,项链耳环也送了不少,为什么就不能买个戒指,求个婚呢?

陆星气鼓鼓地撅着嘴,眼前忽然一暗,撅起的唇就被人含住了,她瞪大了眼睛“唔”了一声,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吻她,话还没说清楚呢!

唇上的吻辗转加深,陆星的嘴唇被他咬得有点疼,他的手已经探入她的毛衣内,她心慌意乱地按住他,这里是车库,他们还在车上……他想干嘛?忽然想起上次在停车场看到的那辆不停振动的车,连忙躲开他的唇,小声喊了句:“不要在这里……”

她这个月的例假比上个月晚了三天,今天刚好结束了,她红着脸想,他已经忍了好几天了。

傅景琛看了她一阵,眼底渐渐恢复清明,拉开车门,修长的右腿落地,手臂收紧将她抱下车。

陆星紧张地四处张望,刚好有辆车开进来,她羞涩地挣扎:“放我下来。”

她蹬了蹬腿,傅景琛低笑着将她放下。

陆星捂了捂发烫的脸,快步走向电梯口,傅景琛从后座拿出两人的大衣和围巾,快步追上去把外套罩在她身上。

傅景琛低头看她绯红的小脸,低笑道:“求婚这件事我想了好几年了。”不然她以为他特意安排的几天假期是做什么?

陆星愣怔,傅景琛搂着她走进电梯,两个人都没在说话,空气中却缓缓流转着一丝甜蜜。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自从傅景琛住到这边后,两个人都忙,有时候回来得晚,小哈和猫咪没有人照顾,他就请了个阿姨定时过来打扫卫生,给两只宠物喂食。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5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