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住院的那段时间,傅景琛在纽约呆了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只能趁着她睡着之后,在病房里陪她到天亮。

她脑袋受了伤,每天都在吃药,晚上睡得很沉,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个人每天晚上握着她的手,有个人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偷偷吻她,有个人偷偷躺在她身侧抱着她。

离开纽约的那天。

天亮之后,傅景琛见陆星丝毫没有睡醒的迹象,他握着她的手,不舍。

低头在她唇上吻了又吻,直到感觉她好像马上就要醒过来时,才猛地起身,快步走向门口,没想到在门外撞上了一大早就来探病的,两人均是一愣身上穿着运动背心,一身的汗,手上还提着早餐。

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个男人,他没见过,他皱眉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lucie的病房里?”

傅景琛冷冷地盯着他:“你又是谁?”中文说得真难听。

“我是lucie的朋友。”打量着他,这个男人很高,长得也很帅,是他见过的中国男人里少有的帅,但总觉得他看他的眼神很冷。

傅景琛蹙眉,朋友?就这么穿着汗湿的背心出现在她面前?卖弄肌肉吗?

他冷声道:“不管你是什么人,穿成这样出现在医院这种地方,显得非常没有礼貌。”

他说的是英文,语速极快。

被他说得恼怒,脸色变了变,“关你什么事?你到底是谁!”

“呵。”傅景琛冷笑,转身离开,他怎么可能说他是谁,说了,等于陆星也知道了。

兴许是被傅景琛说了几句也觉得这个样子出现在女孩子面前不太好,冷着脸跟在傅景琛身后往外走,一路追问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在lucie的病房里。

傅景琛还有事要处理,等会儿还要赶去机场,他没办法带陆星回去,也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陪她,心情非常糟糕,加上跟在他身后的美国男孩很有可能在追求陆星,几个燃爆点同时被点燃,他眼底满是戾气。

两人走到医院楼下,傅景琛依旧一言不吭觉得他太拽了,在拐角处忍不住拉住他,“你……”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被揍了一拳。

只是个20岁的大男孩,忽然被揍了一拳,火气也上来了,扔了早餐就挥拳过去。

傅景琛这几天心情压抑到了极点,急需一个发泄口正好撞枪口上了,两人打了起来。

以为自己能打赢他的,没想到最后会被揍得那么惨,有人上前劝架,甚至有人要报警,傅景琛不想惹麻烦,按着说了句“走错病房”就走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4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