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五岁时就跟他们兄妹两认识了,那年她养的狗还把他咬得缝了三针,七岁那年跟他们回了傅家,十七岁出国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即使现在回来了也没有再回这个曾经的“家”。

景心不明白,傅景琛却是太清楚了。

他平时很少刷微博,此时却掏出手机把那些照片翻了一遍,仅有一张照片拍到她的侧脸,跟六年前他偶然在荧幕上看到的,仅出现了三秒钟的侧脸一样,干净漂亮。

好像……瘦了。

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半响,傅景琛拿起随手丢在**的外套,边下楼边套上,大衣下摆随着他的步伐扬起,景心见他下楼连忙凑到跟前:“哥,你要出去吗?”

“恩。”傅景琛看了她一眼,从她旁边越过。

“等等我呀,我也去!”景心拉住他的袖子。

“你们要去哪儿呢?吃饭了。”景岚芝从厨房端出一盘菜,疑惑地看着他们。

“没事,你们吃吧,我还有事,改天再回来。”傅景琛瞥了景心一眼,示意她放手。

景心不甘不愿地松开他的衣角,抬高下巴撅起嘴巴哼了声,心里嘀咕着,不去就不去,改天她自己去找陆星。小跑到景岚芝身边,笑嘻嘻地坐到饭桌前:“妈,我陪你吃饭,不用管我哥了,反正他饿不死的。”

“胡说什么呢。”景岚芝捏了下女儿的脸蛋,不满地朝傅景琛摆摆手:“忙你的去吧。”

“恩。”傅景琛没再说什么,走了。

车开出一段距离,时域的电话打了过来,懒懒地问他:“看到新闻了?看到照片了没?”

傅景琛淡声道:“你指的是哪个新闻?”

时域没有他那么沉得住气,“啧”了一声就说:“你的童养媳现在是我公司的员工,职位是经纪人,我把萧艺给她带了,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那句“童养媳”让他时楞了一下,很久没听过别人这么叫了。

傅景琛勾起嘴角,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少给自己戴高帽,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清楚?”听见时域在电话里笑了几声,默了几秒才说,“你上次说的赞助商酒会是什么时候了?”

“下周三晚上,凯悦酒店三楼。怎么……你要来?你之前不是说不来的吗?”

“我出了赞助费,自然要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